生育輔導員入校園 拆解日本「人口定時炸彈」

日本生育率低再加上老人高壽,埋下經濟學家口中所謂的「人口定時炸彈」。為了解決勞動力不足、扶老比過高的危機,日本從十幾年前,民間團體就開始有「生育指導員」深入校園推廣性的健康教育,希望從小就開始建立以養兒育女的觀念。

「好,我們來小小聊一下,『性』這個話題。生命是由『性』聯結而來的。為了孕育新的生命,無論如何都需要精子跟卵子結合,因此得由男性、女性,一對性別不同的伴侶結合。來看到性這個字,是心和生命所組成。」

走進校園,大談「性」和「生小孩」,52歲的大葉奈奈子,是日本第一位生育指導員。日本情色文化雖然盛行,社會對於性的態度,卻和台灣一樣相對保守。大葉在2005年創辦誕生學協會,十幾年來已經訓練400名講師,每年在全國一千多所公立學校推廣健康教育,希望翻轉「性」的負面意涵。

擔任「日本誕生學協會」代表理事的大葉奈奈子說:「雖然稱為性教育,卻是教導控制生產、避孕的教育。總有一天小孩或許會成為父母,但卻沒有讓小孩思考想像這樣人生計畫的課程。應該要想像思考這樣的計畫,然後也思考職涯計畫,也請想像看看未來擁有一個家庭。」

大葉表示,日本教育著重避孕和性病防治,建議更正向看待性行為,也能間接鼓勵生育。她認為,學童已能透過同儕和網路,接觸到性圖像或情色文化;與其讓他們盲目摸索,建議父母和老師不要害羞,從旁協助孩子建立感情生活和親密關係的觀念。

另一方面,不利促進生育率的,還有經濟因素。社會學者觀察到,景氣低迷和科技進步的雙重影響,使得日本年輕人比起買車買房的大筆消費,寧可追求旅遊、美食的生活體驗。

田中研之輔是法政大學「終身學習與職涯發展研究學院」的副教授。他說:「不買車、不買衣服雖然是可以的,但家庭是種繁衍社會,如果要到成家生育,一旦不追求這些物質,不要車,不要服飾,也變得不想要孩子。」

對東京打工族來說,生活中的最大筆開銷就是租房子,再扣掉吃吃喝喝,要存錢可不容易。因此成家立業常常只是一個夢想。日本男性初次結婚的平均年齡,比二十年前晚了2歲多,來到31歲;女性則是慢了3歲,來到29歲;和父母同居、靠父母資助生活的"單身寄生族"也愈來愈多。
 
學者建議,政府和民間企業要共同努力,提出正式職缺,並落實產假、育嬰假等就業保障;同時,要創造青年返鄉工作的機會和誘因,既可以彌補城鄉差距,也讓年輕人不被都會生活的沉重負擔,影響成家的規劃。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