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開戰/國家機器強力掌控 蒲亭民調不降反升

在國家宣傳機器的強力掌控之下,俄羅斯國內民眾對這場戰事的認知和外界迥然不同。開戰前,俄羅斯總統蒲亭民調支持率為67.2%;開戰後第四天卻來到73%。莫斯科、聖彼得堡等地街頭還不斷有支持所謂「特殊軍事任務」活動舉行。但另一方面,芬蘭、拉脫維亞、愛沙尼亞這些與俄羅斯接壤的國家,串聯兩國的鐵公路要道,近來卻是湧現大量逃離俄國的人潮。

在多個參賽國家抵制下,無緣參與北京冬季帕奧的71名俄羅斯選手,6日落寞返國抵達莫斯科謝列梅捷沃國際機場,出關口大廳迎接他們的是飄揚的旗海以及慷慨激揚的國歌。

迎接返國帕奧選手俄羅斯民眾說:「俄羅斯、俄羅斯,我們來這裡支持我們的運動員,我們要對抗他們所遭受的不公平,因為他們都是俄羅斯公民。」

在國家宣傳機器強力掌控之下,俄羅斯國內民眾對這場戰爭的認知和外界迥然不同。克里姆林宮開戰的理由指這是一場「去納粹化的特殊軍事任務」,俄軍是去烏克蘭「執行人道任務」、「發送救援物資」。開戰之前,總統蒲亭的民調支持率為67.2%;而開戰後的第四天,支持率不降反升來到73%。

2022體操世界盃杜哈站雙槓項目頒獎典禮,站在冠軍烏克蘭選手旁的季軍俄羅斯選手伊凡庫利亞克,胸前貼著在俄文中代表勝利的「Z」字,正是支持俄軍出兵烏克蘭的標章。駛向烏克蘭的坦克、軍車上都有白漆塗寫的Z或是V,電視新聞主播穿著印有大大Z的T恤,市區大樓的看板、牆壁也出現巨大的Z,表達對當局的支持。

(圖/美聯社)

另一方面,Google 搜尋引擎的趨勢資料庫卻顯示,俄烏戰爭爆發以來,「政治庇護、移民、航班、簽證」等俄文關鍵字的搜尋數量暴增好幾倍,查詢「如何離開俄國」的搜尋量更是飆升到18年來最高點。

歐盟、美國、加拿大對俄國航班關閉領空及禁止俄國班機起降之後,每天2班往來芬蘭赫爾辛基與聖彼得堡的國鐵列車,就成了俄國人前往歐洲國家的熱門管道。2月24日開戰前,空蕩蕩的列車車廂,現在每天700個座位全部被搶訂一空。

(圖/美聯社)

芬蘭國家鐵路芬俄旅客服務主管賀瑞說:「過去一個星期,從俄羅斯來的列車都被訂滿,全部被訂光,我們有2班列車,從俄羅斯聖彼得堡來赫爾辛基,每一班都是滿的。」

俄國大學教授菲利浦表示,「我們到這裡來,是因為這是離開聖彼得堡唯一最快的方法,知道真實情況的人真的都很氣憤,我已經聽說有好幾位友人與同事,要不就是已經出國了,要不就是急切地想出國。」

西方的經濟制裁在俄國金融市場所引發的擠領現象,讓現年40歲和妻女一同抵達赫爾辛基的大學教授,出發前花好幾天時間,盡可能地把銀行存款帳戶裡的錢提領出來;而23歲,旅居芬蘭的俄國工程師費多,一面在月台等從俄國趕來會合的女朋友,一面向媒體解釋他們的感受。

費多說:「我們向烏克蘭的朋友,傳遞精神與實質上的支持,我是說藥物和用品之類的,所以我想要說的是,請不要把我們俄羅斯人和這場戰爭連結在一起,這從來都不是我們要的,我們從沒投票給這個政府,這讓我感到丟臉。」

和芬蘭一樣與俄國接壤的拉脫維亞,連接俄國邊界關口布拉契基的公路,原本稀稀落落的交通車流量,在戰事爆發後也是大增。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