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監存廢》監委約談法官 陳師孟:唯一能制衡司法權的就是監察權 

2019年12月,監察委員陳師孟打算約詢「前總統馬英九洩密案」的台北地院一審法官唐玥。全國法官協會發出聲明堅決反對,並發起法官連署活動,要捍衛審判獨立、司法尊嚴。短短幾天,參與連署的法官人數就達到1406位,將近全國的七成。法官協會發言人林恆吉表示,「全國參與連署的法官將近七成,並有64位檢察官42位律師、兩位學者主動響應加入連署。每一個連署簽名的背後,都代表堅守審判獨立的意志。」 
 
法官協會重申,審判獨立是台灣民主法治的重要基石。陳師孟身為監察委員,尤其應該合憲行使職權。不過法官協會大動作連署反制,陳師孟倒是不在意,認為就算全部法官都連署,也不會改變他的想法。 
 
陳師孟表示,「如果說他們只是靠這種人多勢眾或者這個,所謂的連署之類的話,這個只是加深我瞧不起他們而已。如果有道理的話不用連署啦,一個人講出道理來我都認。沒有道理的話,就算3千個法官全部連署,對我來講還是跟這個衛生紙一樣。」 
 
司法院也發布聲明,認為監委如果想詢問法律見解這類的問題,已逾越監察權分際,呼籲監委應謹守權力分立原則,尊重司法權核心權力領域。 
 
至於被抨擊是意圖干預司法,陳師孟表示,唯一能制衡司法權的就是監察權。司法在台灣,不是正義最後防線,而是保守勢力、黨國思想的最後防線。 
 
陳師孟還強調,相較於考試權,監察權不但適用於行政權,還適用於司法權。他指出,如果司法沒有任何權力制衡,就是司法獨裁。唯一能制衡司法權的就是監察權。   
 
陳師孟表示,「如果司法沒有任何一個權力可以制衡它的話,那司法獨立就是司法獨裁。所以只有在監察院,監察權憲法已經賦予它可以制衡司法的。這樣子的情況之下,監察權才有它的價值。」 
 
法官協會發言人林恆吉反擊,「依照釋字325號,監察院它的調查權是有一定的限制的。它並不可以毫無限制的,就去行使它的調查權。它必須在憲法規範的範圍內,它必須要合憲的行使它的調查權。」 
 
對於陳師孟的說法,法官協會難以認同。不過,陳師孟自曝接到7個提醒,可能成為選戰工具。對此,他表示無法原諒被選舉操作。陳師孟說:「有哪一方要利用我,然後來敗部復活,或者來做一些選舉操作的話。老實講,這一種人我絕對不會原諒。」 
 
陳師孟約談法官,讓監察權與司法權的競合關係,成為選前爭議焦點。面對反彈聲浪,陳師孟堅定立場,還認為,不接受挑戰的事情,一定不能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