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監存廢》《不當黨產條例》聲請釋憲 大法官:監院不具專屬聲請權

不當黨產條例通過後,各界對黨產條例的手段是否正當,產生爭議。也有民眾到監察院陳情,監委自動調查後,2017年3月向司法院聲請釋憲。2018年7月大法官召開是否受理釋憲案的說明會,針對監委行使的調查權,是否符合大法官審查法聲請釋憲的規定,有一番攻防。   
 
監察院針對不當黨產處理條例行使調查權,過程中認為黨產條例有違憲之虞,2017年3月向司法院申請釋憲。不過包括行政院和大法官,對是否受理仍有疑義,3月10日在憲法法庭召開說明會,聽取意見。監委認為監察院和監察權都是憲法明定機關和權力,大法官應該受理,但行政院堅持,調查權並非憲法明定監察權內容,不應受理。   
 
監察委員仉桂美表示,「長期以來,監察院所提出來的50幾個釋憲案,事實上,包含了考試院的職掌、包含了司法院的職掌、包含了各院的職掌都有。過去也都有受理成功,所以我不認為它有任何的爭議。」   
 
行政院政務委員羅秉成說:「如果說監察院它不用去顧慮到說,或不用去遵守調查權那個內在的法律目的的限制的話,立法院的法案很容易就被聲請釋憲,而司法院恐怕會忙不完,會有很多的大量的釋憲案進來。」   
 
與會6位學者專家,對於大法官是否受理,也分兩派。其中學者林明昕強調,監委行使職權包括彈劾糾舉和審計等,但調查權本身只是手段工具,應嚴格解釋大法官審查法內容,不應受理本案。不過學者廖元豪認為監察權應該有放寬解釋的空間,大法官受理本案也不會影響五權分立。  
 
政大法律系副教授廖元豪說:「監委調查可能確實認為這個裡面很有問題,所以聲請大法官解釋。在我看來這就是調查權,這就是行使職權。如果把這個去掉,其實監察院多年來的調查報告都可以廢掉了。」   
 
也有學者認為,司法院可以思考監察院例外主義,或機關一體適用法則,但大法官應明確說明受理或不受理的理由。     
 
大法官經過一年多的審查,在2018年10月做出不受理的決議,表示本件釋憲案是以「人民陳情、立案調查、聲請釋憲」的模式聲請,但宣告法律違憲的權力為司法院專屬,監察院並沒有這個權力。而且就算法律違憲,監察院也不具專屬聲請權。   
 
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說:「現行的憲法並沒有賦給監察院專屬的這個法律違憲審查權,或是專屬的聲請權。這個在聲請人雖然根據五五憲草,當初五五憲草草案裡面有提議,要讓監察院有專屬的違憲聲請權,不過五五憲草這樣的一個規定後來在現行的憲法並不採納。」
 

相關新聞

專題|全台敬老金大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