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推各式紓困案 藝文團體嘆難適用

從3月份開始,室內的表演不是取消就是延期,從事劇場音樂設計的李慈湄說,手頭的工作只剩下跟「壞鞋子舞蹈劇場」合作,收入連應支付生活基本開銷都有困難。她看到政府提出的紓困方案後,更是心灰意冷,每每都讓她忍不住直接上網留言。

音樂工作者李慈湄說:「我其實陸陸續續就是每一次看到消息崩潰的時候,我就會在機關首長的臉書下面留言,然後,剛知道勞動部可能有這件事情,然後以勞保資格做為認定的時候,我就有留言說,就是請她(鄭部長)明察,因為表演藝術從業者真的不是普遍有勞保的。」
 
李慈湄投入音樂創作七年,憑著每個月平均兩萬多塊的收入,支撐著她繼續創作的熱情,她選擇將每年三萬多的勞保及相關支出投資在充實設備上。而勞動部提出的紓困補助,以勞保投保額劃出標準,對她和多數的表演藝術工作者來說,是一道跨不過的門檻。

音樂工作者李慈湄說明,「是我自己的感覺是覺得說,這個疫情有點像是一個急症,就是急症下來的時候,我們就發現說,原來我們的這個產業體質是多差。」
 
壞鞋子舞蹈劇場行政總監林志洋說:「(政府)不同部門,他們對於藝文產業的認知是不同的,所以那條門檻、那條線是要怎麼減少落差,或是放寬這些門檻,然後讓更多人能夠被照顧。」

藝文圈的困難,文化部聽到了。所以開放「自然人」管道,從寬認定,只需以e-mail、line截圖等方式,提出原有工作取消的證明,就能申請紓困。不過突如其來的疫情衝擊,讓原本體質脆弱的藝文產業更顯窘迫無助。口口聲聲要厚植文化國力的台灣,能否挺過危機、落實文化台灣的目標?紓困只是起步而已。

相關新聞

專題|全台敬老金大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