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青年蝸居 權貴高球場百頃地引爭議

香港地狹人稠,房價很高.最近傳出港府正在評估收回粉嶺高爾夫球場170公頃土地,興建公屋,相關爭議再次凸顯貧富差距的問題。

香港旺角鬧區一棟古老唐樓,變身類似學生宿舍的共居空間,餐廳,廚房,休憩空間由所有住客共享,只有睡覺保有隱私,膠囊式的單人床位月租約合台幣一萬五起跳,床位帶書桌的小房間則要兩萬四,在香港已經是相對低廉的租金。

共居空間租戶黃小姐表示,「就算我現在工作穩定,都很難追得上房價買屋。」

25歲的金融業者羅先生,兩年前在父母資助下,花了六百萬港幣,折合台幣兩千七百多萬,在港島西營盤新社區買了一間所謂的奈米宅,一房一廳加起來不到六坪大,摺疊床得立在牆上,才能露出底下的書桌工作.新式建築配有指紋鎖,生活家電俱全,但地方太小,他從來不開火煮飯.

香港金融業者羅先生說,「很多香港人沒那麼多錢,解決辦法就是買個小房子,每平方英尺的房價較高,但總價格要少得多。」

就在年輕人買屋難如登天,寸土寸金的香港,卻有少數權貴獨享的170公頃大片綠地.應該保留還是蓋房子,成為高度爭議話題。

香港民主黨議員尹兆堅日前質詢,「我想請問特首,你敢不敢公開,向本會和全港市民承諾,向權貴、地產商、既得利益者說不,行使土地收回條例,收回高球場。」

香港新界北區的粉嶺高爾夫球場,建於1911年,名列全亞洲五大球場,香港公開賽已經有一甲子的歷史,場內設施都是保護級古蹟.球場超過四成面積是樹林,包括珍貴的沉香,樟樹,桉樹等蒼天古木,也是多種保育生物的安居之所。

粉嶺高爾夫球場會員證,是身分地位的象徵,公司會籍的二手市場轉賣價,折合台幣超過7600萬,有人等了十年還等不到,可以看出這裡的會員是多麼富貴,掌握多少政治經濟影響力.球場向港府租地的契約2020年即將到期,港府長期面臨公屋建地不足的問題,來自民間團體的壓力越來越大,極少數人獨享高球場的特例已經難以繼續下去.

香港高爾夫俱樂部總經理加德納對此回應,「就算只是失去一個高爾夫球場,也會重創香港培育人才的能力,以及讓年輕人學習高球的機會。」

粉嶺高球場的命運已經成為政治問題,目前全香港有9萬多間棺材板一樣窄小的隔間房,住著21萬貧困人口,粉嶺高球場如果全面蓋公屋,可以大幅紓解這些人的住房需求,況且還有其他的高球場可用.港府對於部分開發,還是全面開發仍在諮詢評估中.未來一年香港還有兩席立法會議員要補選,親商的建制派,也不敢大力維護高球場.但高球場的政商關係仍然不可小覷,保育與綠地的需求也是事實,一座高球場的去留,凸顯了香港高度貧富差距與社會問題。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