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13%女醫師 曾被暗示不得懷孕

醫改團體一份報告中顯示,有一成三的女醫師曾被暗示不得懷孕,更有高達約六成五的女醫師擔心懷孕,會造成人力不足,而不敢生。

許醫師已是三歲孩子的母親,不過想起三年前懷孕,還要同時值大夜班、擔任主治醫生那段蠟燭兩頭燒的期間,還是會怕,「到快要生之前,其實也是肚子很大,沒辦法睡的時候,也是要起來接急診、病房的電話,所以其實那時候就覺得比較辛苦一點,我自己去跟我的主任說,能不能讓我休息一下,那時候八個月的時候,說能不能讓我休息,不要再值大夜班,大家也是有幫我分掉。」
 
許醫師說,「住院醫生」至少還有「工時指引」,規範懷孕24週後,女性醫師就不能再上大夜班,但「主治醫生」完全沒有規範,女醫師夜間挺著大肚子開刀情況時有所聞。醫院職場懷孕育兒難,醫師團體母親節前夕公布報告,發現有一成三的女醫師曾被要求或暗示不得懷孕,而女醫師本身不敢或不願懷孕主因,往往是害怕會影響到受訓、考試,耽誤升格專科醫師的機會,或是請產假造成醫生人手不足。
 
台北市醫師職業工會中醫師蔡令儀表示,「因為整個受訓時間比較長,然後也會比較累,可能(女中醫師)她會想說,我就這段時間都不要懷孕,甚至也會有雇主暗示妳說,受訓醫師不能懷孕。」
 
中醫師蔡令儀表示,中醫有「代訓制度」,受訓醫師須花二年時間,在指定醫院看診作為練習,但大部分受訓醫生為了要有收入,晚上還是要工作,等於從早到晚都綁在職場,女性中醫師更不敢懷孕。工會再次強調醫師也應納入勞基法,並呼籲各醫療機構主動安排、補足人力,別讓醫師忙於救人,卻沒有時間做人。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