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勞健保? 桿弟意見不一 | 公視新聞網 PNN

納勞健保? 桿弟意見不一

台灣的高爾夫球場桿弟以女性為主,薪資論件計酬,大多沒有底薪,一般來說,月薪大約四、五萬元。不過夏天必須頂著艷陽,替球客遞球桿、擦球。幸福高爾夫球場罷工的桿弟表示,她還曾經被小白球擊中受傷,但球客不願簽字附證明,因此拿不到缺勤期間的工資補償。
 
台灣高爾夫球場桿弟,大多以女性為主,薪資論件計酬,收取的桿弟費用依照球客人數計算,帶一組客人八百多元到兩千元不等,通常沒有底薪,正常出班的話,月薪可達四、五萬元,因此同一間球場內,還是會有桿弟認為,球場即便沒有投保勞健保,也不影響工作權。
 
幸福球場桿弟李明月認為,「我不要去勞健保的公司,要來這個計件的公司,福利、勞健保(有保的話),你走的趟數,跟我在這邊走的趟數,把我的勞健保的錢拿去繳,我還賺更多。」而桿弟陳幼梅也說,「反正一個月算起來,可能(收入)跟我們差一萬多塊。」
 
拉起糾察線、坐在幸福球場側門,試圖阻擋人員進出的罷工桿弟,則認為公司願不願意承認雇傭關係很重要,因為她曾經遭球客擊出的小白球K中受傷,但公司只投保商業意外險,當時球客不願簽字附上證明,結果缺勤期間的工資補償,通通拿不到,「在休養的期間,我們可以領那份保險的8百塊一天,(但)都沒有,只留了客人的一個電話,叫我們自己跟客人連絡。」
 
也有桿弟表示,因為長期替客人拿球袋,結果演變成肌腱炎,形同職業病,「(球袋)是不用背,只是一個手勢,你必須把它從後車廂整個抬起來(不能刮傷車子)。」
 
位於新北市林口的美麗華高爾夫球場、幸福球場,員工接連發起罷工,但不同的是美麗華組織工會成員主要以修剪草皮的場務工為主,幸福球場的企業工會組成員工,則都是桿弟,試圖藉由工會行動,突破雇傭關係的認定,翻轉長年以來,不被看見的勞動處境。

相關新聞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