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糾紛二審判有罪 台大醫生嘆「當醫豬狗不如」

國內醫療糾紛時有所聞,知名整型外科醫生黃慧夫2008年因為醫療糾紛案,一審判決無罪,二審改判有罪定讞,無法上訴,他難以接受,甚至沉痛說出在台灣千萬不要當醫師。
 
雖然立法院去年底修法,讓這類突襲性的司法判決有救濟機會,卻不能溯及既往。有立委收到不少類似陳情,決定提案增訂設2年的過渡期,給民眾尋求救濟的機會。 
 
醫師黃慧夫沈痛呼籲:「在台灣千萬、千萬不要當醫生,醫生是一個豬狗不如的行業!」擁有13年醫療經驗的整型外科醫師黃慧夫,會有這番沉痛的感受,全因為10年前替車禍受傷的少年進行手術,產生醫療糾紛,被告上法院。原本一審獲判無罪,二審卻被改判4個月徒刑定讞,無法再上訴。讓他難以接受訴訟權利遭到剝奪。
 
醫師黃慧夫說,「礙於刑事訴訟法的制度,我卻沒有再上訴的機會,我再也沒有為自己澄清二審認定錯誤的機會。法院的高標準,是要醫生做好防禦性醫療。」
 
因為判有罪被冠上前科,影響到黃慧夫工作的升遷與進修,承受的精神壓力也讓他喘不過氣。他一直想要爭取司法重新審理為自己澄清,僅管去年立法院針對一審無罪、二審改判有罪定讞的「突襲性審判」問題已經修法,讓這類案件可以上訴三審,不過卻無法溯及既往,讓黃慧夫求助無門。
 
由於有立委也收到多件類似陳情案,所以決定提案增訂條文,設定2年過渡期,讓民眾有司法救濟機會。民進黨立委蕭美琴表示:「過去的案子,我們在未來的二年的時間內,可以再提起再上訴的機會。讓我們認為這是一個 憲法保障的基本權益。」
 
只是如果修法讓案件可以溯及既往,是否會影響司法資源分配?立委蕭美琴認為,根據司法院資料,類似案件大約有2千件,未必所有人都會上訴;接下來會提出版本,透過修法給予民眾應有的訴訟權保障。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