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女檢座指控遭上司性騷擾 引發關注

韓國司法界傳出女檢察官遭男性上司性騷擾醜聞後,韓國大檢察廳已對此成立獨立小組調查。但韓國媒體分析,在民風相對保守的韓國,恐怕還無法接受被害女性,公開指控男性上司,要加害者得到應有的制裁,恐怕難上加難。 自稱遭到上司性騷擾的女檢察官徐志泫,日前接受電視節目專訪,宣稱在2010年與上司共同出席一場葬禮時,被上司上下其手,觸碰她的腰部和臀部。徐志泫指出,她事後舉發上司的不當行為,結果是讓自己從首爾北區,被調到慶尚南道統營分檢署,像是發配邊疆般地從首都核心,調往東南沿海的小鎮。 被指控性騷擾的前司法部高官安泰槿,去年才因為其他案子涉嫌收買下屬,遭到司法部開除。他自稱不記得性騷擾案的細節,也否認透過檢察體系施壓。 針對徐志泫遭到性騷擾與不公平處分案,相當於台灣最高檢察署的韓國大檢察廳,指派56歲的資深女檢察官趙熙珍,成立獨立的調查小組了解案情。 但包括韓國時報、韓國前鋒報等媒體指出,這些調查行動最終可能只是雷聲大雨點小。徐志泫的訴訟代理人指出,當數百名檢察官發起聲援徐志泫並揪出加害者的同時,也有其他檢察官開始散播不利於徐志泫的傳言,說她只是想博得同情、甚至有意為進軍政壇鋪路。 韓國前鋒報則是舉出新生代女星張子妍的案例。她在2009年突然自殺,多達7頁的遺書指控經紀公司老闆,如何強迫她為媒體高層男性提供性服務。結果是張子妍自己結束29歲的年輕生命,而被控的娛樂界與媒體界人士,沒有人受到法律制裁,依舊呼風喚雨。 韓國的婦女救援團體指出,問題不在於受害者有沒有管道爆料,而是民風極其保守的韓國社會,根本不願去傾聽受害者的聲音。而鄉愿的結果,就是受害者只能在男尊女卑的權力結構下委曲求全。 記者 徐家仁 報導

相關新聞

專題|全台敬老金大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