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 SARS 疫情快報#70

《新加坡自SARS境內傳染名單除名》 世界衛生組織(WHO)5月30日報導。 5月31日(週六)起,新加坡將自「SARS境內傳染地區」名單中除名。該國最後一名境內傳染的SARS病患已於5月11日接受隔離,由於20日內無新增病例,新加坡終於將脫離SARS名單。 20天為SARS的兩輪潛伏期。根據慣用的流行病學原則,20天內無人感染,即表示感染鍊已經中斷。 新加坡原訂於5月11日脫離SARS名單,但由於當日仍有病例通報而延後。新加坡並隱瞞新的疫情,足見該國的通報程序即時且公開。 世界衛生組織(WHO)傳染病項目執行主任DavidHeymann博士表示:「新加坡對SARS的處理從一開始就走對方向,值得效法。」他又說:「新加坡的成功振奮人心,我們應該感到樂觀,相信SARS在其他地區也能獲得有效控制。」 雖然對SARS仍不可掉以輕心,尤應謹防境外移入病例,WHO已解除國際旅客自新加坡離境須經出境檢疫的建議,這項決定明日起生效。新加坡歷經兩輪潛伏期都沒有出現新的境內傳染病例,可見當地居民及旅客不再有染煞之虞。 當初SARS在新加坡爆發時特別棘手。第一起非典病例於3月9日通報,當時沒人明白這種新疾病非常容易在醫院內傳播,所以醫護人員也不知道應隔離病人,保護自己。 剛開始,病毒在醫護人員、病患、訪客與家屬間迅速傳播。之後,本身患病又染煞的病患被轉送至其他醫院,再加上本身疾病掩蓋SARS症狀,導致病毒在各醫院蔓延。這些病患與其他病人被安排進同一病房,醫護人員在處理時也沒使用適當的防護裝備。 新加坡的疫情由於幾位「超級傳播者」更是爆發迅速。基於不明原因,這些「超級傳播者」特別容易將病毒傳染給他人,例如將SARS病毒帶進新加坡的是一位年輕女性,她於二月底下榻香港的京華國際酒店,當時一位來自廣東省的醫師也住在同一樓層。這位醫師是第一個將SARS病毒帶出中國的人。他將病毒傳給旅館的客人和訪客,感染了至少13人,包括那位年輕的女性。該女性返回新加坡後,又陸續將病毒傳給23人。 首先將SARS病毒帶進社區的是一名菜販,他在擁擠的批發市場內工作。當時新加坡政府當機立斷,立即關閉該市場,追蹤感染者,隔離了400多人。由於這些明智的行動,除了該菜販,只有15人受到感染。 新加坡的206宗可能病例中,總計有144起感染源來自相同的5人。 由於其中幾宗SARS病例是在計程車、電梯與醫院走廊感染,並非一般面對面接觸的飛沫感染。因此,新加坡政府不得不擴大進行接觸追蹤與居家隔離。衛生單位採特別措施來迎向這些挑戰,新問題發生時隨機應變調整策略。 5月29日,WHO接獲新加坡衛生部官方報告,指出該國政府已找出各宗病例的感染源,只有一例還在調查中。這僅是新加坡政府成功抗煞的一個例子。其實該國政府在疫情爆發後一直採取嚴密的預防措施,展現積極抗煞的決心。 新加坡使用一套相當敏銳的病例定義,只要有人出現SARS症狀,不論曾否接觸過SARS病患,一律積極調查監督。新加坡政府亦建立一套醫院專用的監控系統,監督非院內感染病例。這套大撈網系統偵測病例相當嚴密,症狀出現到隔離之間反應時間很快,大幅減少SARS蔓延的可能性。 境內傳染最糟糕的情況,就是新發病例無從追蹤源頭,或是出現症狀的病人隔離前早在社區內傳播病毒數日。 新加坡動用軍隊協助接觸追蹤,落實居家隔離。對症狀出現前10日曾接觸過的家人,以及社交活動、醫院及工作場合接觸的人進行追蹤,找出感染源。SARS病患從症狀出現到隔離期間曾接觸的人都需進行居家隔離。 其他措施包括在機場與碼頭對乘客進行安全檢疫,將病患集中至SARS專門醫院,針對所有公共醫院強制執行禁止探訪的制度,並採用專門的私人救護車服務,將可能病患送到SARS專門醫院。 此外,優秀的實驗室服務對疫情管理也貢獻良多,包括新加坡中央醫院的濾過性微生物科,該醫院屬於WHO實驗室網絡的一員。 新加坡80%的SARS病例並沒有繼續傳染,可現該國的防煞措施已經收效。上述種種措施都保護新加坡居民與遊客免於感染SARS。 其他地方的經驗也顯示持續高度警覺的重要性。WHO相信新加坡會繼續保持警覺,做好充分準備。新加坡衛生部將於6月6日與馬來西亞的官員召開邊界會議,討論措施使新加坡免於外來疾病的打擊(編譯:林怡菁、蔡慧玲、楊晨嫈、許惠丹)。英文槁請見:http://www.who。int/csr/don/2003_05_30a/en/

相關新聞

專題|全台敬老金大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