旱災、水荒與停灌,進入缺水常態的台灣
圖片來源 我們的島
專題報導

旱災、水荒與停灌,進入缺水常態的台灣

台灣西半部2020年梅雨季雨量少,加上遭逢56年來首次夏季無颱風登陸窘境、反聖嬰現象,多處水庫蓄水量失守安全線。然而氣象局預估,6月前桃園以南降雨量仍偏少,無法有效緩解旱象。因應水情嚴峻,農委會農田水利處公告,今年第一期包含嘉南、竹苗中及桃園地區約7萬4千公頃農田停灌,範圍相當於2.7個台北市大,也創下二十年來最大停灌面積。旱災迫使看天吃飯的農民首當其衝被迫休耕,部分地區也須面對減壓或減量供水的用水壓力,除了節約用水,還可以怎麼做?

作者 / 公視新聞、我們的島、P#新聞實驗室 更新時間 2021/03/08 16:55 主圖來源/我們的島

2020年二期稻作抽穗前停灌 穀賤傷農只能賤賣

水情告急,政府在2020年10月中旬宣布桃園、新竹、苗栗部分灌區,第二期稻作共1.9萬公頃農田停灌。然而停灌時間點恰恰正是稻穗開始灌漿、最需要水分的時期,農民痛心表示,只差兩個多星期就能收割的稻子,因停灌影響作物品質,只能賤價賣給飼料廠。

2021水情未見好轉 一期7.4萬公頃農田停灌

2021年春天,台灣水情並未回到安全綠燈,旱災中央災害應變中心陸續宣布,嘉南、中苗竹及桃園地區停灌,共7.4萬公頃農地將受影響。

  • 嘉南》2021年一期稻作停灌 影響1.9萬公頃農地

    旱災中央災害應變中心在2020年11月25日召開工作會議,評估水情仍然嚴峻,下令水情燈號為黃燈的自來水減壓供水地區,減壓供水從6小時再延長為8小時。另外,旱災中央災害應變中心決議曾文烏山頭水庫灌區,一萬九千公頃農田第一期稻作停灌,嘉南地區率先成為2021年第一期稻作停灌區。

  • 中苗竹》部分農田確定停灌 面積約2.8萬公頃

    繼嘉南地區宣布停灌之後,旱災中央災害應變中心拍板,2021年1月6日起,新竹、苗栗與台中,水情燈號從減壓供水的黃燈,下修至減量供水的橙燈,一期稻作停灌,面積約2.8萬公頃。至於科學園區則以總量管制,1000度以上的工業用水戶,節水幅度需達7%,非工業用戶月用水量超過一千度,及游泳池、三溫暖等,則減量供水從10%循序漸進至二成。若旱象繼續惡化,就會進入分區或定點供水的「紅燈」。

中研院研究:反聖嬰年春雨、颱風少 北台灣缺水將成常態

中研院環境變遷中心副主任許晃雄表示,以往反聖嬰現象發生時,台灣、華南地帶較常出現降雨減少情形,2020年台灣因颱風少,降雨量減少狀況更加明顯。而許晃雄團隊與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合作研究指出,從2000年後氣候變遷趨勢長期來看,若未來全球氣候繼續暖化,雨量將維持偏少狀況。至於台灣降雨狀況,許晃雄則說,北台灣缺水將成為常態,尤其北部地區將會是乾旱及水荒熱點。

  • 專訪 | 全球暖化影響 21世紀末颱風減四成

    中研院環境變遷中心以台灣所處的西北太平洋區域,加上增溫4度的RCP8.5情境,設定20世紀末、21世紀中、21世紀末各25年時間區間,分成三組進行長時間實驗模擬。由副主任許晃雄帶領的研究團隊發現,到了21世紀末,大約是2075-2100年,西北太平洋的颱風會減少四成,以現在一年平均發生20幾個颱風,若減少四成就僅剩10多個,是全球有颱風的海盆裡面減少最多的、最敏感的。

  • 旱時代》進入缺水常態的台灣

    2020年梅雨季降雨少,加上10月底前都沒有颱風侵台,根據氣象局資料,這是自1964年以來首次發生的現象。而在去年6至10月上旬,各水庫集水區的降雨量則是歷史平均值的2至6成。 如果我們將時間尺度拉大來看,可以發現2020年整體水庫的蓄水狀況都較往年的水位線還要低。換言之,天不降雨,水庫水位也跟著創新低。 北部地區雖然靠冬季連綿雨勢替水庫暫時解渴,但中南部苦等不到天降甘霖,水庫蓄水量節節下降。年復一年,我們都在仰賴老天爺給水喝.....

農民等嘸水 農委會:鼓勵輪作或轉作

為了節省農業用水,農委會鼓勵農民輪作或轉作旱作。當水田變旱田,有哪些效益?又遇到什麼問題?

  • 減稻作面積、增雜糧生產 農委會推「大糧倉」

    國內年產150萬到160萬公噸稻米,2018年更逼近200萬公噸,其中約有30公噸生產過剩,政府要花錢收購還要銷售,加上最近缺水,農委會決定要減少稻作面積、增加雜糧生產。農糧署表示,2021年起試辦兩年四期稻作「四選三」,只種三期水稻,另一期種旱作或雜糧等其他作物。署長胡忠一指出,過去旱作面積達三、四十萬公頃,現在剩七、八萬公頃,希望透過政策引導,持續讓雜糧等作物生產面積擴大。

  • 當水田變旱田 缺水下的農耕轉作

    近幾年政府推動大糧倉計畫,獎勵農民轉作雜糧,種植大豆、硬質玉米,每公頃補助六萬元,地主如果將農地出租種植雜糧,除了可以拿租金,也省下翻田費用,算起來比休耕划算。而台灣的稻米自給率超過100%,但小麥、大豆、高粱等自給率卻不到1%,對生產雜糧的農民來說,市場需求是農民願不願意種植的關鍵。

工業用水緊張 海水淡化、再生水成解方?

在水情不樂觀的時期,工業用水也面臨壓力,然而許多大型開發案仍持進行,大量用水需求該如何解決?

  • 水難題》該如何面對不停成長的用水需求?

    水是有限的資源,各種調度措施是否能因應產業的不斷擴張?依據新竹縣政府2020年發布的國土計畫,在加計寶山二期等規劃中的開發案之後,到2036年,新竹地區每日自來水需水量,將高達87.94萬噸。環境權保障基金會研究員許博任指出,新竹縣政府為了補足國土計畫中的供水缺口,納入了十萬噸海水淡化廠,及苗栗天花湖水庫等有爭議的開源方案,但前者尚未通過可行性評估,後者則因爭議過大,水利署已主動將此案從前瞻計畫預算中刪除。

  • 資源再利用 高市再生水廠供工業用水

    鳳山水資源中心原本是汙水處理廠,家戶沖馬桶、洗澡排放的水,經過沉澱消毒,本來都放流進鳳山溪,從107年八月開始,這些汙水也能重生。經過檢驗,再生水質跟自來水相比,氨氮含量差不多,濁度硬度卻更低,但要價卻不太親民,自來水每度11.5元,再生水要18.8。除了要克服水價難題,再生水廠到用戶之間的管線,目前都得由廠商自行負擔,也是一筆可觀的成本。

  • 解旱象缺水危機 日常生活全靠回收水

    馬桶是現代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東西,但是用乾淨的自來水沖馬桶,總覺得有點可惜。有沒有可能都用回收水,甚至不要用水來處理呢?常呼籲民眾要省水的水利署,他們男士上完小號後,就可以不需要沖水,是怎麼辦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