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年夜飯/移工留守崗位難返鄉 「只求一直留台工作養家」

越南飲食文化相近於中華料理,也過農曆春節,但是佔台灣移工比例最大宗的越南移工,多數未嚐過台灣的年夜飯,也少有機會在此時返鄉過節。錯過9年團圓飯的越南移工陳氏賢,這一年因為移工團體的安排,首度和同鄉移工們一起煮年夜飯,包括自製她最懷念的越南年菜炸春捲,滿桌熟悉的故鄉味,令她更有力量扛起全家生計。

又一個農曆年即將結束。春節前倒數第二個週日,越南移工陳氏賢隨著魚貫人群擠進桃園市新明市場,準備購買烹煮年夜飯的食材。

越南移工陳氏賢年前到台灣的傳統市場買菜,準備和同鄉移工一起做家鄉年夜飯。(攝影/王晧頴)

做一桌異鄉人的年夜飯

「老闆,我可以買10元豆芽菜嗎?」陳氏賢一路客氣地詢價買菜。台灣傳統市場在年前愈加人聲鼎沸,比陳氏賢家鄉的市場更顯擁擠,40歲的她從北越太源省來台工作已有9年,卻是頭一回走進台灣人準備過年的熱鬧氛圍裡,令她逛得有些雀躍卻也拘謹。

從市場入口的菜攤,買到窄巷深處的肉販,手上掛滿一袋袋甜椒、紅蘿蔔、豆芽、香菇、豬絞肉、牛肉等食材,陳氏賢和宿舍裡的同鄉,這天總共要做9道年夜菜。

陳氏賢說,台灣傳統市場賣的蔬菜大又便宜。(攝影/王晧頴)

陪同採買的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翻譯陳惠知一一數著菜名,「今天要做炸春捲、炒花枝、蝦仁、牛肉、雞湯冬粉、排骨湯、雞肉和粽子等菜色。」

陳氏賢說,越南農曆過年習俗與台灣相近,會用豐盛佳餚一連慶祝好幾天,除夕夜也是一家團圓,吃年夜飯,發紅包,但沒有「年年有餘」的概念,因此不特地吃魚,餐桌上反而必備海鮮、雞肉與牛肉。

空白9年的農曆春節

不過,陳氏賢因為擔任養護機構看護工,從未在台灣吃過年夜飯,每逢過年她總留在工作崗位不休假;過年對台灣人和越南人來說,都是最溫暖的年節時刻,她卻已經空白9年。

「每年過年,我們家一定要吃春捲。」對陳氏賢來說,炸春捲是最有年味的年夜菜,這天她很開心能再掌廚鍋,負責烹製。

越南春捲以絞肉、香菇、紅蘿蔔、木耳等做內餡,陳氏賢的北越家鄉味還會加入越南冬粉。(攝影/王晧頴)

因為轉換工作合約,陳氏賢10個月前由群眾服務協會從宜蘭一家安養機構,接到桃園的宿舍短期居住。透天厝宿舍主要安置被僱主違法解聘或需要法律救濟的移工,常同時住上10來位,一樓於是也有間大廚房,方便大家開伙,陳氏賢和同鄉們就在這裡一起準備年夜飯。

將方才從市場採買回來的蔥、紅蘿蔔、香菇、木耳等,洗淨後先切丁、刨絲,陳氏賢說,她的北越家鄉味春捲還要加入冬粉,味道才道地,多數台灣食材和越南並無明顯差異,唯有冬粉必須特地從越南食材行買來,泡軟,再剪成小段,一起拌進豬絞肉和蛋裡,「這樣口感比較Q,台灣的冬粉太軟。」

(攝影/王晧頴)

再以來自越南的春捲皮捏好肉餡、裹成條狀,下鍋小火油炸至金黃色,北越風味的炸春捲即完成。其他同鄉也煮好另外8道家鄉年夜菜,包括以豬肉、綠豆仁製成的方型越南粽,再搭配火鍋補充不足的食物份量,宿舍沒有足夠的桌椅,移工們席地而坐,20多人的越南年夜飯提早於1月8日開動。

宿舍沒有足夠的桌椅,移工們席地而坐吃越南年夜飯。(攝影/王晧頴)

炸春捲裡的鄉愁與至親呼喚

吃一口春捲,陳氏賢說,很開心今年有這麼多人陪她吃年夜飯,「以前在機構裡,僱主不會跟我們吃年夜飯,也沒看過台灣年夜飯的樣子;曾經趁休假時自己炸一點春捲來吃,但就是沒有今天好吃。」

春捲外皮炸得酥脆,絞肉的脂香與彈牙口感混著其它食材的爽脆,陳氏賢手藝令大家讚不絕口,「我們這一輩的越南女生,從9歲左右就要開始學做菜,都是媽媽一道道教我們;春捲不只是年夜菜,每次吃,我也會想起媽媽。」

但即便再想媽媽,陳氏賢也不能在春節回家。她為了夫家和娘家的經濟收入,離開3個兒女來台工作,遇到台灣春節一定配合加班,讓當月薪資能達到3萬5千元以上,相當於越南平均工資7千元的5倍。

台灣的產業與社福移工高達73萬多人,其中以越南籍為最大宗,逾35%。陳惠知12年前也是為了賺錢養家而來台,後來嫁給台灣人,成為台灣公民,定居台灣令她更能體會台越兩地春節的相近性,以及越南移工被牽動的鄉愁有多濃烈。

群眾服務協會翻譯陳惠知親製越南粽,用年夜菜一解移工同鄉的鄉愁。(攝影/王晧頴)

每逢佳節倍思親,陳惠知認為,台灣僱主若能理解農曆春節對越南移工的情感意義,或許安排一頓簡單的家鄉年夜飯,便能滿足移工的異地思鄉情。這也是今年她邀集移工同鄉一起吃年夜飯的用意。

這頓年夜飯後,陳氏賢隔天即前往新的機構報到上班。帶著來台買的唯一一床棉被,今年她將再度於沒有年夜飯的除夕夜裡,展開新的一年,如同那床用了9年的棉被,柔韌且堅毅。

陳氏賢說,有機會當然想嚐嚐台灣的年夜飯,或者回家春節團圓,但最大的期望仍是留在台灣工作到老,賺更多錢,持續把幸福寄回去給越南的家人。

陳氏賢來台9年都帶著同一床棉被,希望能持續在台灣賺錢。(攝影/王晧頴)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