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公僕」澤倫斯基 從喜劇演員到俄烏戰爭的悲劇主角【特稿】

(圖/美聯社)
44歲的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原為電視劇喜劇演員,2019年以壓倒性的優勢在烏國總統大選勝出,原先他的參選被外界視為一齣鬧劇,但澤倫斯基卻演出大驚喜。在24日俄羅斯強人總統蒲亭宣布「特別軍事行動」後,俄軍在過去24小時步步進逼首都基輔,當初的政治新秀能否扛著俄軍壓境的壓力化險為夷,國際高度關注。

莫斯科時間凌晨近6時,克林姆宮無預警直播蒲亭批准俄軍執行特別軍事行動,履行烏克蘭軍隊去武裝化、去納粹化與維和等任務。隨著開戰揭幕,俄軍發射逾160枚飛彈,並派出多架KA-52武裝直昇機、Su-30戰鬥機,以及地面部隊攻入烏國各大城市。

戰事發生後,澤倫斯基24日深夜在臉書直播控訴,其他國家害怕支持烏克蘭加入北約,他說,烏克蘭被迫孤軍奮戰,自我保衛國土,並質疑這些所謂與烏克蘭同在的盟國,「並未準備與烏克蘭並肩作戰」。

(設計/曾芯敏)

「人民公僕」澤倫斯基,從喜劇演員登上總統大位

在當上烏克蘭總統、甚至面臨俄軍橫掃烏克蘭境內之前,澤倫斯基並非政治背景出身,也無從政或公職歷練。澤倫斯基原是一名電視劇喜劇演員,曾在一齣熱門的政治諷刺劇《人民公僕》(Servant of the People)中,飾演一名滿嘴髒話的學校教師,有學生將他痛罵政府貪污無能的發言錄影上傳網路後爆紅,後來誤打誤撞一路當上總統,當選後更實現承諾,戮力進行改革。

澤倫斯基在劇中以口無遮攔的表演,與以極為誇張驚恐表情騎腳踏車上班的人設,佐以劇情的政治諷刺與挖苦調侃情節,被視為反映當年烏克蘭政局遭逢巨變後的人民心聲。也因此,《人民公僕》播出後頗受觀眾歡迎,澤倫斯基也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製作公司甚至成立同名的「人民公僕黨」。

澤倫斯基則乘著這股高人氣順勢參選總統大選,最後以「政治素人」之姿,粉碎前總統波洛申科(Petro Poroshenko)的連任之路,在總統大選第二輪投票,以7成多得票率大獲全勝。

 

澤倫斯基出身烏克蘭東部,母語為俄語,這也是為什麼蒲亭宣告「特種軍事作戰」後,澤倫斯基也以俄語籲求俄國軍民反戰。雖然欠缺政治歷練,也幾無相關公職經驗,唯一與政治有關的就是在《人民公僕》飾演總統一職,但出身烏東的澤倫斯基投入大選後,主張烏克蘭主權不容挑戰,且不承認烏東2個親俄地區——頓內茨克人民共和國(DPR)、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LPR)——的政治地位;而後該2個分離主義份子掌控的共和國,於24日獲蒲亭簽署承認,該2國並於近日戰事中集結部隊「反攻」烏克蘭。

(設計/曾芯敏)

沒有承諾,選民就不會失望

《紐約時報》網站21日刊出烏克蘭首都基輔《獨立報》總編輯Olga Rudenko的投書,他指出澤倫斯基在大選選戰階段,靠著個人在螢光幕積攢來的名聲,轉變為個人政治仕途的支持。在上台之際,他的對手批評他毫無經驗,註定是個災難,而澤倫斯基的支持者則期待他打破舊政治、迎來新氣象,終結烏克蘭政權長年的貪腐陰影。

但澤倫斯基出身烏東,以及說著一口俄語「母語」的背景,仍遭對手與反對者質疑,澤倫斯基將「賣烏」給俄羅斯,也有批評者認為他是寡頭政治的傀儡。

該文所指的寡頭政治魁儡,據《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報導指出,支持澤倫斯基上台的最後金主,正是烏克蘭最腐敗的寡頭之一,即為1+1 TV 老闆科洛莫伊斯基(Igor Kolomoisky),科洛莫伊斯基亦是前述播出《人民公僕》的電視台老闆。

從喜劇演員的「政治素人」,挾帶著烏克蘭社會對傳統政治與政府部門貪腐的不滿,澤倫斯基透過社群媒體為自己宣傳,又因為鮮明的人設,即便無任何從政經驗,也無損選民對其的高支持度。

2019年澤倫斯基接受BBC專訪的表現,使BBC為他下了一段「言談間提出要停止烏東衝突,並減少烏克蘭人才外流的問題,但他對這些問題都沒有給出具體的解決辦法」的評語。此外,澤倫斯基被外界評論缺乏政治信念,他本人也曾說過,「不給予選民承諾,就不會讓任何人失望。」

(圖/美聯社)

一切都是表演,姿態比結果重要

即便澤輪斯基輔上台之際前景似乎一片看好,在高人氣的支持下,他所得到的權力也比前幾任總統來得大,《獨立報》總編輯Olga Rudenko卻指出澤倫斯基任職3年總統後所暴露出的問題:

傾向於把一切都當作一場表演。對他來說,姿態比結果更重要。為了短期利益,戰略目標被犧牲了。他使用什麼詞語並不重要,只要有趣就行。如果風評很差,他就會不再傾聽,讓自己置身粉絲的包圍之中。

即便烏克蘭人民希望新政治能帶來改變,但對於烏國人民痛恨已久的貪腐問題,Olga Rudenko認為,澤倫斯基也似乎並不怎在意,例如2020年3月,當澤倫斯基幕僚長的兄弟被發現,透過提供公職機會換取金錢報酬時,澤倫斯基卻什麼也沒做。至今烏克蘭為歐洲排位第三的貪腐國家。

Olga Rudenko分析,澤倫斯基走馬上任後,除了執政團隊人事更迭頻繁外,喜劇演員出身的澤倫斯基習慣於享受掌聲,因此對傳統記者的提問易怒,身為總統與媒體的關係更為緊張。此外,Olga Rudenko也指出,今(2022)年1月,澤倫斯基在一場演講中嘲笑烏克蘭人容易恐慌,並對入侵一笑置之,有53%的烏克蘭人認為,如果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澤倫斯基無法保衛國家。

除了基輔《獨立報》總編輯Olga Rudenko分析以外,實際上俄軍入侵前曾枕戈待旦達數月之久,上月,當烏克蘭遭受北、東、南三面圍攻,澤倫斯基也未批准後備軍人動員令;而英、美情報多次傳達開戰在即,澤倫斯基也遲未發布緊急命令。

甚至,拜登高聲呼籲在烏克蘭的美國人撤離時,澤倫斯基還斥責拜登危言聳聽,澄清烏克蘭局勢穩定。戰前幾天,2月20日華府公開警告基輔,俄羅斯可能會趁澤倫斯基前往德國參與慕尼黑安全會議時發動政變,但澤倫斯基依舊不為所動

(圖/美聯社)

澤倫斯基的悲劇角色能否迎來喜劇收場?

面臨戰事推進,首都基輔岌岌可危,蒲亭的「去烏克蘭軍武裝化」誓言,外界分析,極有可能是要推翻澤倫斯基政權、另扶持親俄政權,但俄軍的18到20萬軍力不足以佔領烏克蘭國土,也會因烏軍轉向游擊戰導致戰事無限延長,這是俄國人民所無法接受的選項。

從熱門喜劇演員一舉登上烏克蘭總統大位,4年時間內,澤倫斯基已非劇中那戲笑怒罵、狂飆痛斥政府部門腐敗的中學教師了。

24日當蒲亭宣告特別軍事行動後,澤倫斯基也發表演說,「烏克蘭人的未來掌握在每個人手中,他們侵略我們的國家,我們面臨來自北面、東面、南面以及空襲。今天,軍隊和團結的烏克蘭是國家地位的支柱」等談話內容,被視為激勵人心。

如今,澤倫斯基陷歐洲與俄羅斯衝突的最前線,即便他一再言明「烏克蘭不做歐洲與俄羅斯的衝突軟墊」,但在眼下成為俄軍「斬首作戰」名單的澤倫斯基,在俄羅斯橫掃烏克蘭全境之時,如何奮力抵抗、或是出逃烏克蘭,身為21世紀歐洲現代戰爭舞台領導人,澤倫斯基的下一步,將是喜劇結局或悲劇收場,將牽動著人類與文明命運的走向。

(圖/美聯社)

相關新聞

專題|全台敬老金大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