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攻船彈道飛彈已具打擊能力?解放軍「沙漠行舟」的警訊

(圖/USNI News)
為規避美軍駐南韓薩德系統等監控,解放軍以「沙漠行舟」的方式取代攻船彈道飛彈在黃海、東海及南海的試射,同時亦可從容進行動態實戰化測試。當攻船彈道飛彈系統完成測試後,即在南海進行演練,威懾周邊國家。

(※ 文:呂禮詩,海軍官校軍事學科部前教官、東吳大學政治學系博士生)

《美國海軍學會新聞網》(USNI News)日前報導指出,依據衛星照片顯示,解放軍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內打造美國航空母艦、兩棲攻擊艦及柏克級神盾驅逐艦模型。解放軍此舉是單純的威懾,或是進行實戰意義的演練,對於周邊國家的影響又是什麼,實有抽絲剝繭的必要。

消息刊載後,美國太空科技公司Maxar Technologies進一步從衛星照片發現航艦模型的確切位置,是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的若羌縣,當地狀似黃塵滾滾、杳無人煙,事實上此處距離東起青海西寧、西至新疆與鄰國吉爾吉斯接壤的吐爾尕特口岸的國道315線,最近距離只有4公里。同時,位於塔克拉瑪干沙漠南緣的,還有美國海軍研究協會後續指出的民豐縣靶區,以及飛航公告(Notice To Airmen, NOTAM)曾經空域管制、但衛星照片尚未公開的和田市靶區。

攻船彈道飛彈已在沙漠進行類實戰驗證

解放軍將彈道飛彈的靶區設在內陸沙漠地帶,由來已久。早在2013年1月底,就有網友在阿根廷軍事論壇「SAORBATS」公布中國巴丹吉林沙漠鼎新試驗訓練基地東南方6公里處,有一個長約200公尺白色平台的衛星照片,對照其面積與美軍航空母艦的飛行甲板相仿。

接著,2017年外交政策網站《戰爭困境》(War on the Rocks)《星條旗報》(Stars and Stripes),報導指出,位於鼎新試驗訓練基地西方535公里的庫姆塔格沙漠中,具有模擬橫須賀軍港、伯克級驅逐艦、愛國者防空飛彈陣地,附近並有模擬青森三澤基地和沖繩嘉手納基地戰機抗炸機堡,與停機坪的彈道飛彈靶場。

《美國海軍學會新聞網》這次公布的衛星照片最令人訝異的是,模型本身尺寸呈等比例縮小,且不是像以往採固定平台,而是可以透過軌道來移動,周邊另有固定式的伯克級神盾驅逐艦模型。

一直遭外界懷疑攻船彈道飛彈(anti-ship ballistic missile, ASBM)無法攻擊航行艦船的問題,解放軍已在沙漠靶場中進行類似「實戰化」驗證;所謂的實戰化,就是位處於航空母艦戰鬥群中的航空母艦可以被攻船彈道飛彈正確識別,並命中「有速度的轉向迴避運動」模型。

真正的問題是,為什麼攻船彈道飛彈的靶場建在沙漠中,而解放軍的攻船彈道飛彈真的有攻擊美軍航空母艦的能力嗎?

(圖/Stars and Stripes)

攻船彈道飛彈已具打擊美艦能力

中國的學術期刊對於沙漠及海洋環境下的雷達散射係數(backscatter coefficient)在2010年前就有為數頗豐的探討,值得留意的是,其大部分皆在「國家高技術研究發展計劃」(簡稱「863計劃」)下執行。

其中,「逆合成孔徑雷達」(Inverse Synthetic Aperture Radar, ISAR)在各項研究中發現,內陸沙漠均勻分布的小顆粒乾沙,其雷達散射呈像與光滑的開放水面相似,這也就是美國海軍學會新聞網在報導中使用美國「卡帕拉太空」(Capella Space)公司的逆合成孔徑雷達影像對比模型的原因。

至於DF-21D或DF-26攻船彈道飛彈是否具有攻擊航空母艦的能力?解放軍的試射、美軍的態度及說法,提供了答案。

2017年4月,網路上流傳內蒙古自治區四子王旗附近發現飛彈殘骸的影片,殘骸上明顯印有「E/ADF-26B」字樣,疑似為DF-26彈道飛彈的最新型號;法國解放軍事觀察家Henri Kenhmann研判殘骸為第一、二節推進火箭,從射程上分析目標區是民豐縣靶區,射程約為3700公里。

從時序上分析,《美國海軍學會新聞網》表示,具有軌道設備的若羌縣靶區在2019年3月至4月間建造、12月拆除;然而梳理當地的飛航公告,的確從3月18日發布當年第一次,之後幾乎每月發布1至2次,至12月為止。若羌縣靶區空域在活動模型靶期間管制了10次,顯現此一靶區的確獲得解放軍的重視,並積極而頻繁的使用。

2020年8月24日至29日海南海事局發布了「瓊航警0078」,限制海域亦發布了飛航通告,26日中國微博流傳浙江沿海空中出現彈道飛彈軌跡的影片;當日晚上《南華早報》即報導證實DF-26由青海省發射,DF-21D自浙江省(Zhejiang province)發射。

其後,美軍印太司令戴維森(Philip Davidson)上將,在3個月後的「哈里法斯國際安全論壇」(Halifax International Security Forum)上接受訪問時,證實了解放軍試射的DF-21D、DF-26攻船彈道飛彈在當時成功的命中移動艦船。

DF-21D 彈道飛彈。(圖/美聯社) 

攻船彈道飛彈威脅第二島鏈巡弋軍艦

解放軍以「沙漠行舟」的方式取代了在黃海、東海及南海試射,目的在於規避美軍駐南韓的「終端高空區域防禦系統」(Terminal High Altitude Area Defense, THAAD,譯名薩德)、日本陸基J/FPS-5主動電子掃描陣列雷達、台灣樂山長程預警雷達,以及在日本海、南海的伯克級神盾驅逐艦飛彈防禦支隊的監控與彈道解析。

此外,沙漠行舟對於解放軍的另一個優點,在於可以從容的進行動態實戰化測試,當攻船彈道飛彈系統完成測試後,即在南海進行演練,威懾周邊國家。

解放軍發展陸基攻船彈道飛彈,真正的目的在於遂行其「反介入/區域拒止」(Anti-Access/Area Denial,A2/AD)戰略,反制美軍航空母艦打擊群(carrier strike group)在第二島鏈內的優勢,企圖扭轉美國在西太平洋的海權優勢。

然依解放軍「一點突破、各型通用」的特性,在DF-21D量產後,射程更遠的DF-26隨即出現;觀察DF-15B飛彈亦已具有「帶控制舵雙錐體」(Biconic vehicle with flaps)的設計,不排除已具有攻船能力。故經常在第二島鏈內巡弋的台灣、日本或澳洲海軍,軍艦噸位與伯克級驅逐艦相仿或在其上者,未來面對的將不僅是掠海來襲的攻船飛彈,更要防禦從天頂而來的威脅。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伯克級驅逐艦麥坎貝爾號(USS McCampbell , DDG-85)發射標準二型飛彈。 (圖/美國海軍)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