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衝擊百業 部分族群紓困4.0難受惠

6月4日展開的紓困4.0,去年申請過的民眾都已經直接在帳戶收到補助款,但還是有些族群沒被照顧到,譬如在中小企業打工的時薪族可能最需要這筆錢度過難關,卻無法申請,就算是有拿到補助,也可能付完房租連吃飯都出問題。

郭先生經營小吃攤,有四個小孩,其中兩個國小以下,一共可以領到兩萬元的孩童補貼,另外他在職業工會投保勞保,也可以再領三萬元自營業者補貼。

小吃攤業者郭先生說:「因為疫情期間,然後小吃攤的生意會受到影響,收入不穩定,疫情完了以後,解封了以後馬上又要繳補習費了,這個錢都可以好好運用。」

去年已經申請過紓困補貼的民眾,6月4日帳戶都直接進帳。

計程車司機鄭先生說:「它六月四號下來的,這裡有寫六月四號下來的三萬塊,去年是分三個月發,一個月一萬,今年是一次三萬。」計程車司機何小姐則表示,「生意那麼差,當然是不無小補。」

黃國祥是會展工程的臨時工、沒有勞保,三級警戒後所有工作都停擺了,去年玉蘭花之亂擴大補貼,他才領到一萬塊錢,今年他直接收到政府寄來的一萬元本票,但他卻笑不出來。

勞工黃國祥說:「我房租就要六千了,剩下剩四千塊要幹嘛,現在物價又那麼高,四千塊你撐不到一個月又沒了。」

租屋族工作沒了、零收入,房租卻一毛錢都不能少,尤其是租屋政策三不管地帶的漏網之魚,疫情難關更難過。

崔媽媽基金會執行長呂秉怡表示,「隔成一二十間的分租雅房,木板隔間非常窳陋的房子,這些房子因為是非合法建物,所以多數他沒有辦法申請政府的租金補貼,他才是目前社福政策或是居住政策,三不管地帶的漏網之魚。」

勞工團體也擔心,有些中小企業乾脆就不去申請,或者申請之後、錢還是進了老闆口袋。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