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鄧堯鴻 寧靜世界反思生命


聽障朋友因為失去聽力,觀察力往往更加敏銳。聽障藝術家鄧堯鴻就是身處在安靜的世界中,反而更能聆聽來自內心的聲音,把想法在雕塑以及攝影當中呈現出來。現在就帶您到台中,一起去看看他每件作品想要說的話。
##
張大嘴的雞頭,彷彿要對天嘶喊卻又無聲,這是聽障藝術家-鄧堯鴻從廟宇得來的靈感。
聽障藝術家 鄧堯鴻:看到龍柱和活生生被宰殺的雞頭在那邊祭拜,那我想做一個這個反差。
探討物質毀滅,卻又有一種生命力。生與滅是他對生命的反思。
聽障藝術家 鄧堯鴻:我想說做骨頭,還保留一點肉,是想到最後是要回歸塵土吧!你可以看得出來,有骨頭也有慢慢的剝削,也有還會再長,像石連花就是這樣子。
而他的攝影作品,是對外形與內在反差的觀察。
聽障藝術家 鄧堯鴻:比如說我們看喇嘛小時候,我們感覺他好像大人,類似這樣子,軀殼可能裝著不一樣的人,這樣子發展出來。

小時候一場高燒,鄧堯鴻從此活在安靜的世界裡。
聽障藝術家 鄧堯鴻:某種程度我是封閉的,不想跟外界溝通,你可以看的出來它是防水的塑膠袋,不怕水,不怕什麼的,我還想說可不可以有個空間,讓我容許我這個人的存在。
將壓抑的心情轉為創作的靈感,聽力的損失,反而讓鄧堯鴻更能聆聽內心的聲音。
展場負責人 陳靜紅:他的作品裡面有他的世界,他有一個他自己的世界存在,那這個世界不見得是我們非聽障者可以創造出來的。
陳靜紅看見作品中的細膩深沉,特地邀請鄧堯鴻辦一場個展,呈現聽障藝術家的內心世界,讓這些創作成為更多人的藝術養分。

記者 歐姵君 鄭凱文 台中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