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女王逝世/死忠粉絲白金漢宮前紮營10天 反君主制者現身示威

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辭世之後,皇家住所湧現了大量的人潮獻花致哀。倫敦排隊等著向女王告別的人潮綿延超過8公里,還有死忠的粉絲在葬禮前10天就在白金漢宮前的林蔭大道露宿紮營。但也有零星支持廢除封建君主制的衝突發生,有人甚至因此遭警方逮捕。世襲君主到了21世紀還合不合時宜,預料在新王查爾斯三世時代,這個爭辯將會擴大。

女王伊麗莎白二世辭世後,倫敦住所白金漢宮門前,被致哀民眾留下的鮮花、卡片及紀念品淹沒,同樣的場景也出現在蘇格蘭的巴爾莫勒爾堡以及英格蘭的溫莎城堡。民眾不分男女老幼,在媒體鏡頭前談及送別心中的大家長時全都難掩悲傷,淚眼婆娑。

死忠的皇室粉絲早在女王靈柩抵達倫敦前兩天,就趕到泰晤士河岸第一排觀禮區佔位。這位來自英格蘭北方大城新堡的女士瑪莉亞史考特,在女王90歲大壽及黛妃逝世25週年等活動時都沒有錯過,為了19日的國葬,更是提早10天到白金漢宮門前的林蔭大道露宿紮營。新堡皇室粉絲史考特說道,「她生命中70年歲月都奉獻給我們,與她帶給我們的相比,10天算不了什麼。」

國葬當天訂為公共假日,不上班不上課,商業活動全部暫停一天,BBC取消了倫敦逍遙音樂節10日週末的最後兩場音樂會。不僅如此,10日開始連續兩個週末,英超和足球聯賽兩大組織所有賽事全部取消延期,有足球迷對此公開表達失望。

足球迷麥克斯指出,「我想今天原本可以進行哀悼的,所有足球俱樂部配戴黑臂章或者是唱國歌哀悼的一天,但你知道同時也是歡慶,賽事取消如果你問我是怎麼想的,我寧願它們照常舉行。」

16到20日的倫敦時尚周活動照常舉行,但包含Burberry在內,多家品牌取消了發表會。各工會原訂11到14日在布萊頓舉行的年會取消延後到秋季,鐵路與郵政工會原定15到17日舉行的罷工取消。

而在萬民向王室致哀的場面當中,愛丁堡、牛津、倫敦也有零星廢除封建君主制的衝突發生。女王靈車在蘇格蘭首府愛丁堡皇家大道由4名子女的護送時,就有一名22歲年輕男子,對因性侵案被卸除公職且以大禮服而非榮譽軍裝現身的安德魯王子發難,他當場被旁人壓制在地並遭警方逮捕。愛丁堡群眾說道,「安德魯,你是個變態老男人。」

聖吉爾斯大教堂排隊等待向女王道別的人群中,有人形單影隻的高舉「共和國」的標語;西蒙希爾斯則是在牛津的新王宣詔場合,大喊「他是誰選出來的」這句話就被捕。

牛津宣詔活動被捕者希爾斯指出,「我們現在真的是在21世紀的英國嗎,宣布了一個新的國家元首,我們就要毫無疑問地接受這個人,然後有人公開反對就要被拖走並逮捕,感覺就好像我1分鐘進入到了16世紀。」

12日查爾斯三世在國會接受上、下議院致弔唁辭,儀式結束離開的途中,大門出口處有兩名示威者高舉「廢除君主制」、「不是我的國王的標語」,表達對國家體制的不滿。過程中戴草帽的女士遭到一名身穿迷彩襯衫、手拿酒瓶的年輕男子質疑,但鏡頭外也有男子以言論自由聲援這名示威者。

反對君主制示威者說道,「我們不知道他做什麼,但他一年可以拿2400萬英鎊的薪水,那是英國平均薪資的1000多倍,做了什麼揮手和握手,檯面下他還有改變法律的權力,我們不要忘了他可以在國會通過之前,為自己的財務和私人利益在幕後變法。」

單是表達不接受君主制就被捕的畫面,在推特引發超過100萬的點閱數,愛丁堡商業區、倫敦國會大廈門前,出現聲援這些示威者的活動,警方隨即發布聲明稱大眾絕對有示威的權利。

聲援反君主制示威者道格拉斯表示,「其中一個案子,一個人單只是舉著一張白紙就被威脅會被捕,一名警員問他你是要在上面寫『不是我的國王』嗎,那人說如果是的話你會逮捕我嗎,他回答說是的,這讓我們憂心民主的基礎遭到侵蝕,沒有示威的權利,那我們和蒲亭的俄羅斯有何差別。」

民間團體共和國執行長史密斯指出,「過去幾年30歲以下的民調有大幅轉變,現在多數都贊成廢除君主制,君主制是非常反時代潮流的,而就我們的運動而言,最大的工作要彰顯這些議題,展現給民眾這不是你所想的王室,而且一旦女王不在了,你可能要想一想接下來的查爾斯國王。」

登基典禮尚未舉行,查爾斯三世多次在鏡頭前為了芝麻小事惱火發怒,繼承天價資產但卻一毛遺產稅都不用繳,還要資遣克萊倫斯宮數十位工作人員,一連串的負面新聞,可以預料對推動共和體制的人來說會是不小的助力。

九合一選戰解析

相關議題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