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居烏克蘭印度醫生不撤離 為家中美洲豹留守烏克蘭

肩上背的、脖子上掛的及手裡提的行李,在極度有限的情況下,許多烏克蘭人跨越千里逃離戰火的過程,還是想方設法把家裡的毛小孩帶往安全國度棲身。烏東盧甘斯克地區,一位旅居當地15年的印度醫生,為了家中兩頭美洲豹甚至選擇留守不撤離。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善待動物組織、德國動物救援服務聯盟等民間團體也都動了起來,分頭支援戰區的動物庇護所,提供必要的糧食與醫療資源。

從烏東的頓內次克搭40個小時的火車抵達西部通往邊界的大城利沃夫之後,和羅貝茲夫婦決定狠下心來,把愛貓查理交給獲救動物之家。頓內次克難民和羅貝茲太太說道,「牠很淘氣,安靜不下來,牠喜歡玩耍,很難把牠關在籠子裡帶著走,因為牠非常好動不想待在籠子裡,牠一直想要出來。」

戰火爆發以來,這個原本庇護野生和流浪動物的機構,轉而成了烏克蘭撤離民眾託付家中毛小孩的中介站。和羅貝茲太太的查理,這一天就準備要交給義工柯翠西亞,跟著這一車的貓貓狗狗前往拉脫維亞,待戰事平息後再想辦法團聚。

拉脫維亞義工柯翠西亞表示,「我們為要運走的貓狗準備安全的旅行,我們放入了籠子,確保牠們安全及行程的安全,我們會盡可能的帶許多動物離開,回到拉脫維亞,回到歐洲,回到安全之地。」

與利沃夫有公路連接的波蘭城市普熱梅希爾,每天有無數烏克蘭人抵達。撤離的最高指導原則之一,隨身行李務必精簡,但在這裡卻可以看到,許多人不怕麻煩用牽和抱,或用盒子裝著,也要把寵物帶著一起走。

基輔難民提查克說:「這隻是我們的愛貓,我們叫牠西蒙,牠是一隻暹羅雪鞋貓,這是我們最愛的小烏龜叫做奇瑞普,我們不能把牠們留下,所以就帶著走。」

一場戰爭讓人看盡人性的醜與惡,同樣也映照出人性的光輝與良善。大批烏克蘭難民抵達的邊界小鎮梅迪卡進駐了數10個來自世界各地的義工團體,在現場發送熱食、乾糧以及生活用品,德國動物救援服務聯盟也在現場設攤發送動物用品。

德國動物救援服務聯盟人員柯吉爾說,「我們對動物提供食物與醫藥方面協助,我們把動物從烏克蘭撤離,把牠們帶出來,再安置於波蘭的動物中心。」德國開姆尼茨一個民間團體在梅迪卡設立了動物庇護所,收容無主的街頭流浪動物,同時募集和運送前線戰區需要的救援物資,庇護所甚至有遠從丹麥而來的人加入。

丹麥義工迪辛格說,「牠們有些是街犬,從來沒有受過人的照料,其牠有些是被留下來的家犬,有時候會留有字條寫著,我們希望我們能再尋回我們的狗和貓,這讓我感觸良多,這一切非常痛苦。」

烏東頓巴斯盧甘斯克地區,一位旅居當地15年的印度骨科醫生帕提爾,為了家裡兩頭美洲豹的安全選擇待在原地不走。2月24日俄軍的砲彈開始落下,帕提爾和兩頭大貓就躲在地下室,一待就是一個多星期。美洲豹飼主帕提爾醫生說,「一連五到六天有很大的聲響,大量的炮擊,我把所有燈熄滅全部關掉,和大貓一起到地窖裡去,我們坐在一起大貓和我整整五天,可怕真是非常可怕。」

來自印度東南部安德拉省的帕提爾醫生,從小家裡就飼養過貓貓狗狗還有鳥類,又因為電影明星赤拉尼維的作品有美洲豹,而迷戀上這種兇猛的動物,20個月前他以3萬5千美元,從基輔動物園買下這2頭剛出生不久的小豹,在這棟2層樓高有6個房間的住宅一起生活。

現年40歲單身的帕提爾表示他的薪水幾乎全部都花在這兩頭寵物身上。戰爭爆發後,為了填飽大貓們的肚子,清晨宵禁時間一結束,他便前往鄰近村莊採買食材,花了較平常高出4倍的價錢買了23公斤的羊肉、火雞肉、雞肉。他所住的地方離俄國邊界只有80公里遠,社區電力和網路經常中斷,但他將盡可能的把他與2頭大貓的生活點滴,透過社群媒體與關心他們的網友們分享。

帕提爾醫生說:「我決定沒有孩子們我哪裡也不去,我哪裡也不去,如果有機會孩子們跟我一起走,我才要離開,如果就算會死,就死吧。」

相關新聞

專題|全台敬老金大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