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女足暫止步:訓練無效、用人存疑,教練水平埋敗因(上)【觀點】

(圖/中華足協提供)
回顧本次亞洲盃台灣女足隊的換人紀錄,除了對伊朗將3次機會5名選手用完外,其餘比賽沒有一場將換人機會充分運用完畢。此現象顯露教練團無法透過儀器與平時蒐集的訓練數據,監控場上球員體能狀況進行更換,也凸顯替補球員們不被教練信任。

(※ 文:徐有辰拓飛文化 Trophy Network 足球媒體創辦人,電視台國內外足球賽事專業評論)

這次台灣參與亞洲盃女足最後只差一球就能挺進世界盃,但這個結果,也許是足球之神冥冥之中的安排。

這些年,台灣女子足球在國際賽中彷彿只是學生社團成果展似的,比賽之後流下青春遺憾的汗水與眼淚,得到台灣球迷與大眾的掌聲,可比賽內容卻乏善可陳,也與世界的趨勢差異甚遠。

台灣女足在亞洲女足環境裡,是可以輕鬆挺進世界盃的,只是這些年來從未正視輸球原因,以及與世界真正的差距,不僅實力開倒車,在本屆亞洲盃裡更讓「疫情」成為左右比賽的關鍵主因,可說是COVID-19下最大「受益者」。

受疫情衝擊陣容的國家僅為少數

本屆亞洲盃賽事中,台灣、中國、印度、日本、韓國、緬甸、菲律賓、越南雖受疫情影響,但多數國家因防疫泡泡的區隔,缺陣選手僅有1、2位,並非每支球隊都有大規模球員缺陣的情況。

印度過去一年前往土耳其、烏茲別克、杜拜、巴林、瑞典、巴西,以及與國內聯賽球隊進行非正式友誼賽,透過以戰養戰的方式進行16場比賽,好備戰本屆亞洲盃。在這樣高度期待下,當主辦國印度在小組賽爆發疫情得退賽時,印度球迷無法接受這個結果,紛紛要求足球協會與防疫相關人員辭職下台,好為完整備戰、卻無法取得世界盃門票負責。

在附加賽階段多人染疫的台灣,究竟是飯店人員染疫而受波及,還是球員私下接觸違反防疫規定,造成防疫泡泡遭突破、出現大規模染疫情況,我國足球協會應追究原因,並為下次賽事做足防疫準備。

(圖/中華足協提供)

換人顯露台灣教練團對選手體能監控與信任不足

受疫情影響,世界足球在替補換人的規則增加到5位換人名額,可以在半場之間、以及3次的換人機會當中進行替補更換,到延長賽還會再增加1位的換人名額(到延長賽總共6位),對亞洲盃這樣短期且密集的賽事來說,這些換人名額將是左右戰局的寶貴機會——畢竟場上也就11位球員,將近更換了一半球員!國際足壇更曾出現為求搶分換上更多進攻選手,領先後再把剛換上的進攻選手換下,再用更多防守選手保護領先優勢的激進戰術。

回顧本次亞洲盃台灣女足隊的換人紀錄,除了對戰伊朗將3次機會5名選手用完外,其餘比賽沒有一場將換人機會充分運用完畢。對於3年3戰、相當熟悉台灣的中國選手,用前2次交手相同的套路,以邊路人員疊加創造人數優勢的傳中機會,接著中路選手搶點,創造第二顆進球後,便很清楚相同教練的台灣依舊未對中國的邊路套路做防守準備,當然更沒有還手「進攻」的懸念,便將比賽節奏放慢,避免自家選手受傷,總教練越後和男最後也沒打算將更多先發選手換下休息。

平心而論,若非印度棄賽,台灣選手身體鐵定無法適應這類高強度密集賽事,國內選手一週一場比賽的身體恢復週期,很可能會以疲憊仍未恢復的身體狀態,先後迎戰印度與伊朗,最終無法順利晉級淘汰賽;這也是為何我們能大比分灌爆伊朗的一大原因。

到淘汰賽階段對上菲律賓,不僅換人名額也沒用完,這沒有換完的失誤,也確實影響比賽結果;即便12碼PK罰球成敗的討論有些運氣與結果論,但3名罰丟12碼罰球的選手,無獨有偶都是該場比賽的先發、打滿120分鐘的選手。

這120分鐘的體能消耗,對於射門精準度、力道與球感會與平時練習時必然不同,即便最關鍵的第五點蘇芯芸主罰罰球的過程,多數行為都符合世界PK大戰統計的命中趨勢:深呼吸、沒有一聽到哨聲就腦衝、更拖延時間不讓門將主導何時PK的節奏,這些可以看出蘇芯芸心理素質強悍,的確是最佳第五點人選,但卻背負台灣球迷的罵名,被認為缺乏自信、沒有練射門、太離譜。

其實,前鋒底的蘇芯芸射術極為精湛,加上前一點許翊筠騙到門將卻偏偏中柱,下一點是打進世界波能夠踢PK的最大功臣卓莉萍,這3名好選手實在冤枉,畢竟以台灣的實力,應該要在正規時間就打倒菲律賓才對。

 

當然,近年國際大賽在比賽快結束前,特地換上射點球的選手,都有壓力太大、身體還沒熱開,導致射門表現不如預期的結果(英格蘭Saka於歐洲國家盃,或者西漢姆Noble都曾發生這類狀況),但這種沒有換完的現象,顯露出教練團無法透過儀器與平時蒐集的訓練數據,監控場上球員體能狀況進行更換。

留一名換人員額不換,往往是避免場上球員一旦受傷、抽筋,出現不能換人的窘境。但這也凸顯替補球員們不被教練信任——為何不是替補上去逆轉戰局,而是先發要退場才要換——教練團很可能認為台灣選手先發與替補實力差距太大,但實則並非如此。

對上泰國一戰,目前效力於航源、擔任先發的中後衛陳英惠除那記驚天動地的射門外,是該場比賽唯一傳球次數超過10次、準確度超過80 %的台灣球員(傳球28次,成功率82.1%,全隊平均 58.9%);效力於高雄陽信的中場吳愷晴對陣泰國4次機會創造、2記助攻,對越南4次機會創造、1記助攻,這兩位也都不是台中藍鯨與花蓮的球員,實力其實並沒有遜色這些學姊們,但卻得拜學姊因檢測陽性缺陣之賜,才有上場機會。

 

台灣隊吳愷晴(中)。(圖/中華足協)

出戰菲律賓暴露更多缺點,斷送世界盃門票

對菲律賓鏖戰120分鐘看似熱血,可事實上菲律賓球員並沒有台灣想像的強。

這些外籍僑民或者雙重國籍的球員,身體素質的確優異,但觀察小組賽的比賽內容,其射門判斷紀律不佳,多半選擇在禁區外射門,且十分離譜,有些甚至還有推進機會,卻偏偏選擇一過中場線便開心射向二樓看台,這類射門往往進球機率低,在現代足球裡不具威脅外,更被認為是將球權拱手讓人的行為。對此,菲律賓在中場休息過後便迅速修正,下半場開賽不久便於禁區內第一次用腳射門而非用頭槌,讓台灣處於一球落後。

台灣對上菲律賓應是能夠十拿九穩的贏下比賽,卻打到難分難解,還得要仰賴卓莉萍一個進球機率極低、很難再次複製的世界波禁區外遠射來追平比分,對台灣來說這是非常不應該的。

這次亞洲盃台灣在進攻上,無法「重複」透過相同的組織傳導Pattern,創造可以一而再、再而三有效攻擊對手球門的射門方式與機會,已非首次。之前台灣遠赴巴林參與「亞洲盃資格賽」開始到亞洲盃會內賽,每場比賽都打得如此被動,像是才剛要發展足球的國家一樣

撇除伊朗一役,我們關鍵時刻能否進球,多半得仰賴前鋒蘇育萱與陳燕萍的個人突破能力,球隊也沒有透過團體的跑動站位,幫她拉出足夠的空間啟動,這是教練團的責任。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台灣女足選手陳燕萍(7號)。(圖/中華足協提供)

全台敬老金大調查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