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影響缺看護工 聘移工首月行情上看7萬還需「買工費」

疫情影響,讓國內看護缺工,大約3萬人。雖然勞動部一度重啟印尼移工專案引進,但有家庭從去年申請等到現在,還沒有排到。而且近期聘僱看護移工的首月行情價,上看7萬元,因為還得支付買工費給仲介。尤其是單身、失能的身障者,在疫情缺工下,吃盡苦頭。

83歲的父親患有重度失智,上下樓需要輔具協助,陳小姐4年前開始聘請外籍看護照顧、餵食,不過最近一次聘請的移工,在去年10月「不告而別」。

台灣失能者家庭看護雇主國際協會常務監事陳靜儀表示:「完全沒有看到任何徵兆,我是一直到接到她的電話,我才知道她逃跑了。因為那天很奇怪是,她是早上的時候逃跑,我說要跑應該是月黑風高,不是,她是白天。」

印尼政府去年預告今年將執行「零工費」政策,當時陳小姐曾帶領脊髓損傷者,抗議移工來台前的機票、護照等費用,不應轉嫁給雇主。2020年底,我國以印尼疫情嚴峻為由,禁止該國移工來台,加上今年5月本土疫情爆發,所有移工都不能入境,使得陳小姐更難找到新看護。

陳靜儀說:「很困難,因為我的仲介跟我講說,他手頭上沒有任何一個人,我們只能找國內的人,國內要轉出我們也是有在問,一個是因為費用的問題,其實費用還蠻高的,比疫情前還高,像我們是因為我們家人住在一起,所以我們人力上面還可以調配,可是很多人他只有單身,自己一個人住,或家裡只有兩三個人,他們的人手真的是完全不行。」

身障者急需看護移工,移工也需要出國賺取薪資匯差,疫情打亂印尼「零工費」政策腳步,到目前為止都沒實施。我國11月中旬也就重啟印尼籍移工專案入境,但雇主近期聘僱成本,比疫情前還要貴,包含看護來台前後的防疫隔離費用、基本的仲介費、額外的「買工費」,第一個月加總起來,行情價超過7萬元。

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秘書長陳景寧表示:「最多漲到3萬塊,就是仲介說要額外付一筆買工費,可是這個買工費其實是在法令上面,應該是不被允許的,有點像私下交易,所以也已經不涉及政府如何規定,因為現在在疫情下,所有的政府規定都失靈了。」

而且就算雇主情願多花錢,還是等不到人。早餐店老闆陳先生高齡70歲,從去年5、6月開始申請看護,為了照顧家中更高齡的91歲失智母親,但印尼看護解禁後,仍在排隊等候。

陳先生說:「(媽媽)她現在行動又不便,必須要包尿布,或者是說要扶著她走,還是要幫她洗澡什麼的,兒子也不方便,媳婦有時候時間上也有一點問題在,所以說沒有外勞也是不行。」然而農曆春節快到,指揮中心開放給移工的集中檢疫床1700床,只到12月中。接著檢疫量能留給返台國人,要等明年2月中之後,才能恢復專案引進。

陳先生說:「這個政府能不能說,幫忙說,看要用什麼方式,來解決比較快速請到外勞。」我國外籍看護人數,在2019年疫情爆發前有26.1萬人;2021年10月剩23萬人,凸顯台灣長照在移工短缺下,瀕臨崩潰邊緣,長照家庭雇主成苦主的日子,仍還看不到終點。

相關新聞

專題|全台敬老金大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