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賽事延期+台灣本土疫情爆發 選手備戰得不斷調適心理

東京奧運延後一年舉行,選手們備戰受影響,尤其疫情持續一年多,許多國際賽取消,根本出不了國。今年五月中之後,台灣本土疫情爆發,三級警戒延長,最後倒數階段禁止離開國訓中心,蠻長一段時間見不到家人,心理得不斷調適。

試探對手、嘗試壓制,身穿白色道袍的柔道國手楊勇緯,展現爆發力和靈活度。2018亞運銅牌的他,經過三年洗禮將首次出征奧運。

東奧男子柔道選手楊勇緯說:「會興奮的,因為這個也是我從小的一個算是一個夢想,我覺得在自己的肌力以及技術,還有在組織一些技戰術的這個方面來說,我覺得都是有在加強的,而且也看到自己的進步,我覺得心理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

每天照表抄課,楊勇緯不覺苦悶,有時會和女子48公斤級,也是國小同學的林真豪哈拉打氣,其他時間打羽球抒壓。而林真豪靠拚圖讓自己靜心,只是五月中後因國內疫情嚴峻,禁止返家,真的好想媽媽。[

東奧女子柔道選手林真豪說:「我最想要見的人就是我媽媽,都沒有時間可以回家看她 ,然後都不知道她一個人在家的身體狀況是怎麼樣。」

長時間不能回家,東奧返國後還有14+7的居檢和自主健康管理,最快八月底才能和家人見上一面,國訓中心六月下旬開啟懇親泡泡,卻只有六位教練及選手提出申請。

體育署副署長洪志昌表示,「同意讓這些家屬來到國訓中心的外面所住的飯店,這些家屬都必須前一天來,做了PCR檢測是陰性之後,才同意讓我們的選手去跟他們的家長來見面。」

東奧女子柔道選手林真豪說:「沒有做泡泡懇親的部分,因為我擔心就是媽媽一趟下來會增加染疫的風險。」

奧運延後一年,對選手心理與備戰都有影響,羽球世界球后戴資穎就坦言,這個過程很不容易。女子拳擊選手林郁婷說,去年三月取得資格後毫無國際賽,最難熬。

東奧女子羽球選手戴資穎說:「今年對選手來說非常不容易,因為沒有辦法像以往的就是可以一直出去參賽,然後維持自己比賽的狀況,這樣子的情況下會非常的不容易去調整比賽的狀況。」

東奧女子拳擊選手林郁婷則認為,「就是擔心的是說不知道對手現在的狀況進步到怎麼樣,要去怎麼樣跟他們做調整。」

迎接東奧從一百多天變四百多天,國手們漫長艱辛的鍛鍊就要到最高殿堂接受試煉,他們期待到時臨場有好的發揮,再健康回台。
 

相關新聞

專題|全台敬老金大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