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開採錫礦汙染環境 衝擊海洋與漁獲

印尼邦加島跟勿里洞島的錫礦聞名全球,然而礦業的開採,卻產生嚴重的環境汙染,影響海洋生態,還衝擊到當地的漁獲。同樣影響到海洋生態的,還有疫情下的菲律賓,因為大量增加的口罩,跟外帶用的塑膠包裝垃圾,數量也正在成長。
 
巨大的馬達聲響,正不斷運作。印尼邦加島跟勿里洞島之間,有豐富的海底錫礦,是全球最大的錫金屬出口國,用於食品包裝、電子產業跟環保產業。但受到錫礦越來越難開採的影響,礦工們打算轉到蘇門答臘島東南方海域開採,卻遭到漁民猛烈反對。
 
印尼漁民馬佑農強調,「(開採錫礦)對我們的影響是不可思議的,(能看出)我們的漁獲量減少了,我們過去一天至少能有10公斤漁獲,現在只剩下2,有時還一無所獲,因為撈捕地點已被非法採礦毀了。」
 
漁民表示,海上採礦設備,會干擾漁網撈捕,礦工們以海底拖網方式,尋找礦石接縫的方法,也汙染了原始的海域。當地的環保組織「印尼環境討論會」調查,認為沿海礦區,破壞了當地的自然生態紅樹林,還在島上留下了嚴重的坑洞、跟酸性不利於土壤種植的錫礦湖,因此致力於停止海上開採錫礦。
 
只是因為全球錫金屬供應鏈,一度因為疫情變得緊張,讓錫價上漲到接近、一公噸3萬3500美元的紀錄,更難以讓開採業者停手。
 
同樣影響到海洋生態的,還有疫情下的菲律賓,因為大量增加的防疫用品,跟外帶用的塑膠包裝垃圾,數量也正在成長。當地「八打雁」著名的潛水地點,就增加了許多防疫垃圾。
 
菲國度假村負責人卡梅拉表示,「這意味著我們需要為個人防護設備和口罩,提供一個獨立的垃圾箱,我認為我們仍然會看到(潛水區有)這種情況,因為它們(垃圾)只是被吹走,或從人們手中掉出來,很多時候(這些垃圾)沒被妥善處理就像塑膠垃圾一樣。」
 
根據牛津大學一份線上期刊《數據看世界》調查,目前全球多數海洋塑膠垃圾,來自河流和海岸沿岸,其中有81%來自亞洲,光是菲律賓的塑膠垃圾,就佔了3成。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