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航機師染疫》過了20天,為何13位機組員仍列「感染源調查中」?

4月20日,華航爆發首例機師染疫,過了20天,累計機組員共13人確診,指揮中心檢測出三組基因定序,初判有三大感染源。相較去年12月中旬,長榮機師航空器感染事件(案760、766),指揮中心在三天內公布感染源,這回華航新冠肺炎感染鏈卻難解且難纏,也讓指揮中心10日祭出「華航清零計畫2.0 」。
 

至少三感染源現蹤跡 但無法找出各自源頭

案1078與案1079是首二確診個案,指揮中心發言人莊人祥當時表示,案1078在4月18日出現喉嚨癢,案1079在4月17日出現喉嚨癢、全身痠痛症狀,但兩人出現症狀的時間與病毒量相反,到底是都在境外感染?或是在航空器內由其中一方傳染?至今仍無法確定。
 
4月25日後,華航機師確診人數再攀升,且病毒基因序列出現了另外兩個感染源,分別是案1101與案1122一組,案1102及其家人為一組。自此,指揮中心初步定調為三組感染鏈,但源頭為何?
 
至5月10日止,確診的機組員中,案1078、1079、1091、1092、1153、1154共6人皆為同一組病毒基因序列。醫療應變組副組長羅一鈞7日曾表示,目前雖驗出病毒皆是英國變種病毒株,但即使「同一病毒序列,也不一定來自同一國家」,難單純以基因定序來確認感染源。
 
再以5月4日確診的案1153與1154為例,案1153機師曾載案1154空服員赴北市運動酒吧聚餐,兩人的病毒基因序列與大部分機師、諾富特飯店員工相同,發病只相差一天。前者有派飛美國執勤紀錄,後者除了美國派飛紀錄外,更因檢疫住過諾富特飯店。到底從何處感染?是誰傳染給誰?也難以斷定,因此感染源列為調查中。
 

為何陳時中說,案1183、1187很可能是本土案例?

案1153確診後,案1183、1187也陸續採檢陽性。案1183是案1153的模擬飛行訓練教官,4月19至22日曾派飛至越南及泰國,4月24日機師專案採檢陰性,4月28日與案1153接觸後,於5月8日確診。
 
指揮官陳時中認為,案1183最有可能染疫的時間,應該是4月28日在模擬飛行訓練中,遭案1153感染。飛行模擬訓練多為一位教官、兩位學員,羅一鈞進一步解釋,飛行模擬器空間狹小,雖然三人都有戴口罩,但仍有高機率傳染。
 
至於案1187則是在4月20至22日執勤前往美國,25日專案採檢陰性,5月2日與案1183搭乘同一部交通車至公司,於10日確診。
 
相較其他機組員確診個案,案1153、案1183、案1187的感染關係較於明確。當公布案1187確診時,陳時中也直接說出:「兩者接觸傳播的可能性相對高。」
 
陳時中於10日的記者會傾向將案1183與案1187兩位機師認列為本土個案,但兩人近日皆有派飛紀錄,且無法排除可能有「未察覺到的傳播鏈」,因此陳時中表示,「機師(群聚感染)圖像更清楚之後再來判定,案1183、1187本土機率較高,最後一起判定會更好一點。」
 

不敢貿然定調感染源?張上淳:都有國外執勤紀錄

目前華航與諾富特飯店群聚事件,全數機組員被列為「感染源調查中」,僅諾富特司機、員工以及機師家屬確定為本土案例,關鍵就在於「都沒有出國史」。
 
機師派飛紀錄複雜,加上目前有三組病毒基因定序,專家諮詢小組召集人張上淳表示,待案1183與案1187的基因定序出爐後,與飛航紀錄比對,才能更進一步確認感染源。
 
華航從境外感染的風險,到檢疫飯店、模擬機、公司交通車等諸多變數,指揮中心因此決定啟動「華航清零計畫2.0 」,前艙機組員、後艙機長程航班組員,或有接觸風險機組員須進行14天檢疫、進入社區前居家檢疫須滿14天且採檢陰性,且安全組和風險組不得混飛。陳時中坦言,「就是無法有單一原因區隔,所以採用對社區區隔的方式,但對華航營運影響很大。」
 
究竟病毒如何在華航機組員之間悄然傳播?陳時中允諾,待群聚感染獲控制並比對完相關序列後,會再公佈結案報告。
 
1620639294w.jpg(製圖/曾芯敏)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