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組員居檢與管理加嚴 飛行、隔離時間拉長機師壓力大

去年12月底,一名長榮航空紐西蘭籍機師傳染新冠肺炎給兩名同事及一名台灣女性友人,引起社會對航空機組人員檢疫規定的質疑。疫情指揮中心事後將機組人員的居家檢疫的時間延長,並加強自主健康管理,不過這項措施卻引發機師們的強烈反彈。到底過去一年來,機組人員在在值勤時是如何防疫、新的制度又產生哪些影響?

正副駕駛戴著口罩手套,飛機順利從跑道起飛,華航777機隊的吳機長,記錄疫情期間出勤的畫面。

中華航空公司機長吳先生說:「從疫情之後,大家心中都會怕怕的,因為你也不知道上一班是誰,或這中間有沒有地勤人員進來。」

戴口罩、手套,在國外機場拖著行李快速前進,機師唯一可能近距離接觸的陌生人,是通關時的海關人員。

中華航空公司機長吳先生表示,「進到美國,他們現在其實也都有塑膠隔板,文件交給他了,他看完你就繼續走了,你就出航廈上巴士到旅館。」

搭專車進入旅館後,還不能鬆懈,第一件事就是在拿出紫外線燈,消毒整個房間。

中華航空公司機長吳先生認為,「有點像是被關,你能做的其實像是伏地挺身、仰臥起坐,你想去使用健身房的器材也不行。其實如果是短暫幾天也還OK,但是我們已經這個樣子持續了將近九個月了。」

飛歐洲的航班,機師最長得待在旅館99小時,而飛美國內陸的貨運,原本是從安克拉治進一趟內陸,為了防疫現在得進兩趟。

中華航空公司副機長張先生提到,「回去都要隔離,所以公司希望利用一次隔離時間多飛幾個班,這樣他可以把我們使用效益最大化。從去年三月底到現在過了309天,我在家裡隔離了69天,然後我在外站旅館隔離了104天,我中間這三百多天我只休了47天假。」

飛行時間變多、休息時間又得隔離,疫情影響全球航空業,國籍航空機師卻被貨運壓得喘不過氣。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