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衝擊全球 醫護防疫量能備受考驗

疫情延燒半年多,衝擊全球經濟,包括在產業鏈、生活及消費型態,都被迫轉型成新的數位商業模式。雖然目前國內疫情趨緩,不過隨著邊境逐步開放,未來國內如果爆發社區感染,要如何保有醫護量能?成為首要面對的課題。

消毒洗手、戴上N95口罩,再穿上防水隔離衣、手套、護目鏡,全身包得密不透風。為了照護武漢肺炎確診患者,醫護人員每次進入隔離病房,就得穿上這套兔寶寶裝,一天穿脫至少10次以上。

林口長庚護理師鄭艾青說明,「比較重症的病人的時候,我們就是一樣要穿著整套的防護裝備。那其實我們裡面的衣服,其實都是濕的,然後就是也要忍受一些悶熱。」

劉佩華是林口長庚醫院的護理長,2003年爆發SARS,她剛好在某醫院擔任護理師。正因為過去的經驗,她深深了解,患者長期待在隔離病室焦慮不安的情緒,她要照護的不只是疾病,還有病患的心理健康。

林口長庚護理長劉佩華表示,「病人其實比我們更緊張,因為他們又住在負壓隔離病室裡面,所以其實焦慮。讓他們不要那麼擔心,要讓他們有安定感,其實就是透過我們的一些,就是治療時間,然後給他們多一些的安撫跟穩定的力量。」

由於武漢肺炎和SARS、流感不同,不僅目前沒有疫苗、也沒有特效藥,患者從住院到痊癒解隔離時間,平均超過三週。面對這種新型冠狀病毒,連第一線醫護人員都感到壓力相當大。

林口長庚呼吸胸腔肺感染科醫師胡漢忠說明,「之後產生的一個重症的比率,其實也是不低的。那另外呢就是死亡率,目前看到大概是5%左右。那這些其實都是造成在照護上來說,其實是人員一個相當大的壓力。」

醫護人員是防疫的最前線,未來如果國內疫情擴大、演變成社區感染,衛福部已盤點國內負壓隔離病房,全台共有1100床,專責收治重症患者。若將一般單人病房也清空,則可達到兩萬床,可收治輕度、中度患者,落實分艙分流感染管控,以確保醫護量能。

衛福部醫事司長石崇良表示,「所有的醫院呢,我們都要求要建立起專責病房,也有人稱它為檢疫病房。就是先對於有疑似的個案,或高風險的個案,都集中在醫院的某一個區域。那麼落實分艙分流的政策下,一方面可以擴大我們整個醫療體系的應變量能。」

雖然國內疫情趨緩,但全球疫情仍然嚴峻,歐盟等國家為了振興經濟,陸續鬆綁邊境管制。可是解封後,包括鄰近的日本、韓國又再傳出群聚感染,有公衛學者建議政府推動國際認可的「免疫護照」,作為風險管控的配套。

台大公衛學院副院長陳秀熙表示,「境外開放之後我們如何達到今天不同國家之間的互惠原則,所以他進來他應該在那個國家,出來的時候就應該要做檢測。」

隨著邊境逐步解封,境外移入威脅也跟著升高,但近來天氣炎熱,民眾口罩根本戴不住,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再次提醒,口罩越戴不住,對疫情影響越大。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說:「口罩越戴不住,那當然對疫情的影響就越大。大家必須有這樣的一個覺悟,在疫情仍然在嚴峻的情況之下,要保有一個正常的生活,那每一個人都應該把健康行為建立起來。」

陳時中強調,全球武漢肺炎疫情持續延燒,全球確診人數破千萬,死亡超過50萬人。在疫苗、藥物還沒有真正問世前,民眾一定要勤洗手、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落實防疫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