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擊山老鼠盜伐 建置檜柏基因資料庫

未來追訴盜伐山林的山老鼠,也能透過鑑識科學,提高定罪率。調查局和林務局合作,2年前開始建置紅檜和扁柏的DNA資料庫。

切取一小塊檜木,用試管採集起來;緊接著放入儀器中,強力震動,將木頭磨成粉;之後,加入化學劑,再透過機器的離心力,就能萃取出DNA。

研究助理洪瑜梅說:「就這些殘渣,我們都是不要的。那離心的話,會把這些重量比較重的離下來。我們取上面的液體,接下來再繼續做我們藥劑的處理,就可以把我們的DNA分離出來。」

取出檜木DNA後,還要用電腦跑出圖譜,比對出分子程列的態樣,如此費工的流程,就是要將台灣珍貴的紅檜和扁柏來做DNA建檔,只是幫植物、尤其是質地堅硬的木頭,做DNA個體鑑定,可比動物困難得多。

調查局鑑識科學處調查專員陳孟宜說:「像人類的骨頭,我們實驗室最久鑑定出來,人類的骨頭大概是60多年。」

調查局鑑識科學處調查官陳啟聰說:「植物的話又多了一個細胞壁,所以它非常的堅硬。它在分析過程,尤其像DNA的萃取,過程又更複雜。要考慮怎麼樣把那個細胞壁打碎,讓那個DNA能夠釋放出來。」

就算鑑定檜木DNA不容易,調查官還是積極突破,因為台灣盜伐山林的犯罪,實在太猖獗。

山老鼠到深山盜伐神木事件,不時發生。近五年來,查緝到盜伐案件,已經累計2千件以上。查扣到贓木市值超過40億。不過,檢警偵查過程,卻常遇到山老鼠在落網之後,辯稱是合法取得珍木,或是不配合供出地點,導致事證不足,難以定罪。因此,調查局和林務局2017年開始合作,建置檜木和扁柏的DNA資料庫,以做為追溯山林來源的重要指標。

陳啟聰說:「我們必須要把砍下來的這一塊,跟大雪山神木也取一點來比對。如果這兩個做出來的型別是一樣的、一致的,我們就可以證明說它確實砍下來是從這一棵,可以來做一個定罪的依據。」

林務部已經從各山區,採集將近1千個樣本,其中,也包括先前台東林管處,在大浦山附近,首次發現到樹齡有上千年的台灣紅檜。調查局也正設法精進技術,要將檜木DNA鑑定時間,能從1星期縮短到2、3天內完成,加快資料庫建構的速度,以利於檢警破獲到贓木時,就能查到盜伐的地點,讓山老鼠無法閃避司法追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