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縮時輪班間隔 護理人員首當其衝

勞基法修正草案在立法院審查,場內外都爆發衝突,這次修法打算鬆綁七休一、輪班間隔有條件縮回8小時,如果過關,首當其衝恐怕是護理人員。不少護理人員輪流要上白天班、小夜班、大夜班,上班時間不固定,被稱為「花花班表」。有護理人員甚至休假日也要接受培訓,還有人連續12天無法休息,他們十分擔憂如果通過修法,過勞問題只會更嚴重。 「我今天來醫院,是要來辦離職證明。」拿著剛申請到的離職證明書,護理師郭小姐,決定結束爆肝生活。當初應徵時雖然接受一邊上班、一邊接受醫院培訓的條件,可是卻發生過三次,周六上完4小時的課,才相隔三小時,就要接著輪值急診室大夜班,從晚上八點上到隔天早上八點,然後沒有休息,繼續上周日上午八點到傍晚五點半的培訓課。累到無法負荷,寧可辭職,也不願把過勞風險加諸在病人身上。 離職護理師郭小姐表示:「你需要很靜心很專注去摸那脈搏,跟找、看血管的時候,是比較容易發散(渙散)的,我其實以為我能夠撐得過來,但上了兩個禮拜之後,我覺得我真的快不行了。」 上班還要兼顧進修、實習,是護理界普遍現象,決定辭職的郭小姐還不是最慘的,立委林淑芬指出,近日北醫發生護理人員猝死,則連續12天無法休息,護理人員一下子要上白天班,一下子又要上大小夜班,上班時間不固定,業界稱為「花花班表」。雖然連續12天沒得喘息可能是極端案例,但勞基法修正案若過關,恐怕會讓極端工時合法化。 台灣護理產業工會理事梁秀眉表示:「花花班非常的常見,一個禮拜裡面有大夜小夜白班,我們的生理時鐘,一下子要白天睡覺,一下子是晚上睡覺,其實護理人員根本睡不好。」 郭小姐服務的醫院則回應,周六日白天培訓,晚上卡了大夜班,確實發生過,但只有一次,未來會特別注意並避免。但護理人員認為要保障不過勞,不能只靠院方、業界自律,因此還是反對勞基法有條件縮短輪班間隔八小時,壓縮喘息時間。 記者 黃怡菁 郭俊麟 台北報導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