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確診者癒後須與後遺症共存 特約門診難尋

新冠肺炎全球確診人數破2億,不只醫事人員面臨染疫的壓力,確診者痊癒後除了擔心外界異樣眼光,也要與後遺症共存,後續追蹤與關懷輔導,成了不可輕忽的話題。不過,全台目前有特約門診的醫院卻寥寥可數。

不斷演練,從新冠肺炎確診者專用走道到專職照護小組成軍,義大醫院做足準備,南部雖有零星個案,5月起疫情升溫,防疫規範升到3級警戒,高雄的確診者也越來越多。

「進來就先問我會不會死掉,對,大概問了我一兩個小時吧,」義大醫院內科加護病房護理師張萬皜補充,「他們如果在焦慮過了頭,一直很焦慮情況下,他們也會影響到他們的呼吸。」

「確實蠻多病人可能會有情緒上的問題,當然我們這邊就是想辦法,」義大醫院感染管制部部長黃俊凱指出,「除了專業的治療之外,像我們對於他們的專責病房,我們都配有monitor(監視器),可以去觀察他們的動靜。」

新冠肺炎輕症入住負壓隔離病房,搭配衛福部公告的方式治療,肺功能或其他器官嚴重受損,則需插管轉入重症加護病房,但療程多久?沒人說的準。

義大醫院內科加護病房主任邱建通提到,「(較激動的患者)他會覺得說,他甚至說,他是人 怎麼會被這樣對待。」

全院由副院長擔任副指揮官,從感染部為軸心,分支串聯全院各單位,不分科別、崗位,全員投入,過去從不接觸病患的感染管制師,這次也擔綱重要角色。

義大醫院感染管制師張簡品洳說,「疫調的部分我們就是要做配合,像他可能會做到就是像他會接觸到什麼人,那他(確診者)的足跡。」

這次疫情,不管有沒直接面對病患的醫事人員,都沒缺席。義大醫院副院長林俊農補充,「這個是一個團體戰,所以必須有一些後勤單位來支援,臨床單位當然主要就是實際上執行對抗這些,就是治療病人感染的這一部分。」

義大醫院感染管制部部長黃俊凱也表示,「疫情發展到現在大家壓力都很大,當然講得很簡單,叫義不容辭,但是這個確實是我們的專業。」

相較於北部疫情嚴峻,高雄相對穩定,卻也爆發過幾波群聚感染,總確診人數94人,大多是南北移動造成的感染,但痊癒的染疫者後遺症狀況不少。

像是這位化名的A小姐,治療時服用過清冠一號,確診到出院過了三個月,除了前幾天有些喘,其餘幾乎沒症狀,但貼在身上的標籤還是撕不去。

「剛開始蠻難過的,」確診者 A小姐提到,「剛開始會煩惱說人家會怕我,我叫衛生局跟他們說,說我們的情況是可以出去的。」

另外也有民眾害家人確診,愧疚與自責牢牢罩在心上。耕心療癒診所院長林耕新說,「因為有時候會造成所謂的罪惡感,(一直想)當時我如果不要怎麼樣就好。」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專家諮詢小組召集人張上淳,曾在記者會點出,國外針對新冠後遺症的研究,多是呼吸功能的症狀,也就是痊癒後依然會有呼吸功能受損的問題。確診後遺症,有些靠時間,有些卻可能無解,但全台目前,只有臺大醫院等幾家北部醫院規劃或已開設特定門診供痊癒者預約掛號。

台北市長柯文哲今年8月4日曾表示,「台北市會開設特殊門診給這些確診者,有一些長期的輕微的併發症的人有一個治療的地方。」

義大醫院副院長林俊農也說,「高雄市政府自己有一個專家小組會議,有一些我們認為該做的一個措施我們會跟市府反應。」

全台確診者1萬6千多人,沒有硬性規定醫院都得詳實追蹤患者出院後狀況。被稱為防疫前段班的高雄市,也是遵照中央規範,等於中央沒有明令地方得闢建相關門診。

不過,有時不是不追蹤,而是確診者不願意。以A小姐為例,他認為政府給予的協助很足夠,也不希望再讓更多人關注自己染疫的事。

耕心療癒診所院長林耕新指出,「長期的去衛生、衛教一般民眾,讓他了解說這個(新冠肺炎)不是他故意要去得到的,我們不應該歧視這些人。」

除了呼吸道等後遺症,心理層面也容易被輕忽。醫師提醒,中央有提供相關衛教資訊可使用,而社會氛圍的教育也很重要,同理心看待確診者才是應有的作為。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