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阿拉伯之春十年 自由民主路仍長

阿拉伯之春在十年前的12月,從突尼西亞開始點燃火種,一個接一個長期執政的獨裁政權垮台,但卻不是每一個國家都走上更好的道路。至今,民主的火苗雖然還沒有熄滅,但是距離理想仍然相當遙遠。

2010年12月,突尼西亞一名26歲小販不甘官員取締羞辱引火自焚,引爆茉莉花革命,迫使掌權超過23年的獨裁者班阿里流亡海外,這股革命浪潮接著席捲中東和北非地區。

成千上萬群眾走上埃及首都開羅街頭,要求終結獨裁、貪腐政權,短短18天內就將掌權30年的穆巴拉克拉下馬,阿拉伯之春的稱號開始在媒體上不脛而走,包括利比亞的格達費、葉門的薩雷,乃至於去年黯然下台的蘇丹領袖巴席爾,都在阿拉伯之春引爆的骨牌效應中一一垮台。

然而回顧阿拉伯之春走過十年,除了突尼西亞堪稱成功典範外,其他多數國家似乎陷入更深的泥淖。其中埃及在穆巴拉克下台後,繼任的穆爾西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遭到民眾抗議,隨後被軍方發動政變罷黜,時任埃及國防部長的塞西後來當選總統並且連任至今,而他的統治作風被批評比穆巴拉克更加專制獨裁。

倫敦大學亞非學院摩格戴姆指出,「在埃及,所謂的幕後權力結構,以及軍方至今不讓民主開花結果,也不願意形成制度,然而民眾的需求仍在,它們不會消失。」

而利比亞和敘利亞在反政府示威席捲之時有外力介入,民主之路也走得坎坷。北約當時雖然出兵協助反抗勢力,成功讓利比亞強人格達費走入歷史,但利比亞也此後也陷入內戰的混亂局面。敘利亞阿塞德獨裁政權,則因為有俄羅斯撐腰,至今仍緊握大權不放。而在2014年,伊斯蘭國趁虛而入,在敘利亞和伊拉克一帶坐大,更一度讓西方擔心可能澆熄革命浪潮。但儘管一路走來風風雨雨,學者認為,阿拉伯之春的核心理念與價值,已經在區域政治種下民主火苗。

倫敦大學亞非學院摩格戴姆認為,「阿拉伯之春為區域政治立下了新的標竿,這個標竿代表人民對政府的起碼要求,那就是社會解放、民主、尊重人身安全與性別權益等等,這些都是人民的期盼。」

回到阿拉伯之春的起源地突尼西亞,雖然成功走上民主,有了新憲法與總統直選,但經濟至今始終困頓,人民期盼的安居樂業仍然需要相當時間的堅持與努力。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