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發迫遷戶 本土食蟲植物棲地萎縮

山壁上,小小紅紅的,像是花朵一樣,是台灣普遍存在的食蟲植物小毛氈苔。葉片腺毛上一顆顆晶瑩剔透的,可不是露珠,小蟲子一旦沾黏上,就擺脫不了這甜蜜陷阱。
 
社大講師林智謀解說:「因為它很貧瘠,所以它會有吃蟲的機制、它會有分泌一些黏液,去吸引一些在地上爬的,甚至有一些蒼蠅牠以為那邊有水、有蜜露可以吸,就把牠黏住了。」
 
不過,再巧妙的機制,也無法防範除草劑和水泥化的威脅,人們的不經意往往危害它們的生存。喜歡生活在水裡的食蟲植物黃花貍藻,也有水質惡化和棲地開發的壓力。林智謀說:「我們看到的這個就是黃花狸藻,在大台北地區,你要看到這個植物並不常見,而且最大的棲地就是在我們這個湖泊裡面。」
 
從目前的野外觀察紀錄來看,汐止新山夢湖是黃花狸藻的僅存棲地,對任何物種來說,只剩下單一棲地是個警訊。位在竹北的蓮花寺溼地,也是食蟲植物長葉茅膏菜的野外唯一棲地,荒野新竹分會,長期在這裡,用人工除草維護管理,就是不想讓棲地消失。
 
荒野保護協會新竹分會會長張正敏提到:「因為建立了攔砂壩之後,讓這裡土石慢慢的堆積,所以它會逐漸陸化。陸化之後,你可以看得到這裡已經有一些禾草類的植物,它會長進來了;進來的這一些草,它會對食蟲植物的生長產生相當大的壓力。」
 
台灣食蟲植物的棲地正在一點一滴的消失,期盼更多人能夠關注本土食蟲植物的處境,讓它們有機會在台灣繼續生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