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東線海瑞站改建 告別人工號誌

花東線鐵路的海端站,是全國唯一還保留日據時代以人工調整號誌的火車站,不過隨著鐵路現代化,海端新站將在這個月啟動,這種傳統的人工號誌,也將走入歷史。 這裡是花東線鐵路的海端站,往南到關山,往北是池上,火車來了,得要站務員同意,才可以進站。 從閉塞器拿出銅製的路牌,這個路牌就是通行證,火車站長和站務員交換路牌後,列車才可以通行。 這就是古老的電氣路牌閉塞方式,可以避免不同列車駛進同一軌道,維護行車安全。這個安全系統,從日據時代沿用至今,雖然不比自動號誌方便,看起來似乎有點落伍,卻有現代化設備沒有的人情味。。 海端站設立至今已有八十年的歷史了,早期這裡是東部貨運的吞吐口,目前只停靠普通車,售票口也早已關閉,會車、成了海端站的主要功能。 為了會車,海端站被保留下來,這個古老的車站,是全國唯一還使用臂木式號誌機,以人工調整號誌的火車站。不過,這個月中旬,海端站的新站即將啟用,改用自動號誌,臂木式號誌機也將功成身退。 日據時代至今,東線鐵路行走了近百年,交換路牌與臂木式號誌機,雖然落伍、不方便,卻是將各站的情感串聯起來的橋樑,隨著鐵路的現代化,這樣的古老的鐵道文化也逐漸消逝在歷史中。 公視新聞吳雅婷洪炎山採訪報導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