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達世足/移工淘金夢碎 人權團體估計逾6千人傷亡

卡達世界盃將在星期天揭幕,在亮麗的比賽場館背後,卻隱藏著許多南亞移工的血淚。人權團體估計,在進行世界盃各項工程的12年間,估計有超過6千名移工不幸喪命。

這間蓋了一半,只靠幾根柱子支撐的房子裡,放著拉梅西的遺照,他和兒子幾年前一塊兒前往卡達,建設通往世足場館的道路,希望改善家裡的生活。沒想到他突然在工作中胸痛發病,送醫不治,兒子只好黯然將他的遺體運回家鄉,而雇主只給了一個月薪水作為賠償金。

印度移工拉梅西之妻維諾達指出,「當他活著時,他寄錢回來,我就開始蓋這棟房子,他死時我們才剛剛蓋好柱子。」

拉梅西的老婆表示,現在的她根本無力償還房屋貸款,這間家徒四壁的房子,正是卡達淘金夢碎的最佳寫照。

卡達號稱全球最富裕的國家,在它拿下2022世界盃主辦權後,有大批來自南亞和東南亞地區的移工,前往參與場館建設,但他們抵達後才發現,當地的工時長,居住環境差,有時甚至領不到薪水。有人為了避免餓肚子,故意被警方逮捕,吃免費牢飯

菲律賓移工卡利歐說道,「我們有同事被捕(在向警方出示過期居留文件後),他告訴我們獄中伙食很好,他也睡了一晚好覺,所以我們也如法炮製。我們有3個人被捕,回到住處時,吃得飽飽的。」

來自菲律賓的卡利歐說,他的雇主後來破產,他向卡達勞工部請求賠償,才得以返鄉。而來自孟加拉的謝赫,回到家鄉時同樣身心俱疲,一雙眼睛甚至近乎失明。他是在杜哈工作時,不慎從4公尺高的工地跌落地面,導致顱骨碎裂,他當時在醫院昏迷了4個月,醒來時卻發現眼前一片黑。

孟加拉移工謝赫提及,「當我恢復知覺時,我什麼也看不見了。我問我哥哥那個地方是不是很黑,他告訴我光線很好,我不敢相信我失去了視力。」

謝赫住院18個月才出院返鄉,而他不僅自付醫療費,甚至連一毛錢的賠償金也沒拿到。如今的他只能期盼奇蹟出現,讓他恢復視力,再看看兒子的長相。

而另一位來自孟加拉的移工,因為工作許可過期被遣返,沒賺到工資,反而賠上借貸前往卡達的高額旅費。在世足賽風光開幕前夕,這些故事無疑提醒世人,別忘了卡達寫下諸多第一紀錄的背後,藏有許多移工的血淚。

九合一選戰解析

相關議題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