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修憲派席次過門檻,安倍未竟之業能否延續?【觀點】

7月10日,日本首相、自民黨總裁岸田文雄站在自民黨候選人名單前。自民黨在本屆參議院選舉拿下過半席次。(圖/美聯社)
7月10日,日本參議院議員選舉結果顯示,自民黨獲得63席的過半席次,加上「修憲派」日本維新會、公明黨與國民民主黨等共拿下93席,超過了提案修憲所需的三分之二以上議席門檻。7月8日,前首相安倍晉三遇刺不幸身亡,其生前的未竟之業「自由印太戰略」及修憲能否延續也有待關注。

(※ 文:鄭仲嵐,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畢業,現為駐日東京記者)

日本在7月10日舉辦第26屆參議院議員選舉,執政的自由民主黨在應改選的125席中拿下單獨過半的63席,再加上盟友日本維新會、公明黨與國民民主黨等政黨,總共93席下,「修憲勢力」成功取得三分之二的修憲優勢。未來日本修憲可望納入議程,而安倍晉三生前期望的修憲也能夠正式討論。

日本修憲長年是朝野攻防的焦點,主要是環繞在憲法第9條,是否應該明確自衛隊的地位,以及修正「放棄交戰權,不擁有國家軍隊」等文字,但在野黨憂心日本修憲會走回過去戰爭陰影,過去多表示反對。

然而,安倍晉三遭槍擊事件某種程度也激化保守派選民出來投票,原先預估50%的投票率,最後來到52.05%,顯示安倍遭槍擊可能引發部分選民的情感效應。

回顧7月8日這天,讓許多人為之心碎。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於奈良縣奈良市的大和西大寺站前,替參議員候選人暖身造勢時,被41歲的山上徹也持槍射擊。雖然現場人員立即將安倍晉三送醫急救,但安倍仍於當天下午4點3分因失血過多不幸往生,享壽67歲。

消息一出,不只日本舉國震驚,全世界也不少政治人物發文悼念,包括美國總統拜登、前美國總統川普、英國首相強生等世界領袖紛紛發文致哀。就連世界知名的《時代雜誌》也緊急更換封面,將下一期定為安倍晉三的追悼特集,可想而知他的過世,給了全球政治新一波衝擊。

出生於1954年的安倍晉三,來自顯赫政治世家。外祖父是前首相岸信介,父親是前外務大臣安倍晉太郎,一家三代為官,並且都位居日本政治核心,讓安倍晉三自小就在純正的政治環境中耳濡目染。父親過世後,安倍晉三迅速接下其父位於故鄉山口的選區,並在1993年首度當選,自此展開一帆風順的政治歷程。然而,這一切都在7月8日的槍聲之後,戛然劃下句點。

一生在愕惋中結束的安倍晉三,與其父親相同,都是67歲逝世。只是,綜觀其一生,連選10屆國會議員、官拜官房長官,並以總數3188天成為日本憲政史上在任最長的首相,其政治成就早已可以與外祖父岸信介及父親安倍晉太郎並駕齊驅,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在當今東亞局勢的建構上,安倍晉三也是著力甚多。

7月11日,民眾在自民黨總部獻花悼念安倍晉三。(圖/美聯社)

新任首相延續「自由印太戰略」

首先就是「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戰略構想,他在過去提及此構想時,就已經先觀察到未來中國在習近平政權下,會漸漸走回過往的極權專制。中國於2017年後加強南海島礁等軍事設施的建設後,他就不斷提及相關軍事擴張的威脅,因此提出「自由印太」的想法。

隨後,該項想法也獲得當時川普政權的支持,並在當年美中貿易戰之下,成為美國對亞洲政策上的一環。2019年香港反送中,中國當局持續升高對香港的壓迫下,印太戰略的重要性也日益加深。當年還是首相的安倍,便在大阪G20高峰會上,屢屢提及對香港民主自由的憂慮。

2020年全世界爆發新冠疫情大流行,由於爆發地中國武漢的疫情訊息不透明,加上日本首位病例也是來自武漢赴日的旅遊團等,大大加深日本人對中國的不安。原先訂在同年4月的習近平訪日行程,因為疫情與國內雜音漸多,最後官方不得不喊停。

之後,安倍因為痼疾「潰瘍性大腸炎」再度發作,不得不在當年8月辭去首相職務,其後經歷一連串選舉競爭後,由時任官房長官菅義偉選上黨總裁,成為新一任首相。然而安倍當年所提出的自由印太戰略,並未被放棄。當菅義偉前往華盛頓與新當選的拜登總統見面時,雙方一再強調「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與「台灣海峽的安全穩定」等,已經可看見安倍的呼聲開始產生效果。

2016年8月,安倍晉三在肯亞召開的非洲發展國際研討會發表「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演說。(圖/美聯社)

戮力推動CPTPP,支持台灣加入

直到2021年10月,岸田文雄接任辭職的菅義偉,成為新一任首相後,安倍提倡的自由印太戰略等也並未遭到屏棄,反而成為日本正式執行的國策。今年4月的日本黃金周假期,岸田文雄更是出訪東南亞的越南、泰國,以及歐洲的英國等,在在於各種國際場合提及自由印太的理念。

此外,安倍在過去任內時,也對國際貿易組織的參與著力甚深。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時任美國總統川普宣布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後,重新接下這個重擔,並提出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繼續延續自由貿易的理念。

在日本為主的國家接續後,CPTPP也吸引更多國家希望參與,包括2021年英國提出申請外,台灣與中國等也相繼表達參加意願。雖然CPTPP一樣有著相對嚴苛的參加條件,但事實上日本也在台灣於2022年2月有條件解禁福島食品後,在許多場合表達歡迎台灣參與的意願。這當中,安倍想必也扮演相當關鍵的角色。

自從2020年8月卸任後,重回眾議員身分的安倍相對減輕不少重擔,不時在外交場合看到他的身影。比如在演說中提出「台灣有事即是日本有事」,以及在社群媒體上大啖台灣鳳梨,甚至在2021年台灣疫苗荒時居中協調AZ疫苗,不時顯現他對台灣的關心。此外,在東南亞事務上,他也曾經以岸田文雄特使身分出訪馬來西亞,堪稱是岸田內閣的活棋。

2019年1月19日,安倍晉三在東京舉行的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開幕式發表演說。(圖/美聯社)

未來東亞局勢的新根基

安倍過世後,很多政治評論將其歸類為「鷹派」政治人物,然而這樣的劃分或許太過粗略且簡化。事實上,安倍任內是以小見大,善用日本在東亞的地位,與美國政府取得一定共識,也與中國、俄國等在地域上取得平衡,試圖營造相對妥協與和平的局面,並與中俄兩國元首保持一定私交。

誠然,安倍晉三希望修改憲法條文,進而正式明定自衛隊地位的理念,遭到不少國家抗議,中、韓等更是一度發起反日抗議。包括國內的反對黨也都認為安倍此舉是將日本推向火坑,屢屢表示不滿,安倍過往在街頭演講時,也不時遭到民眾抗議。

推動修改憲法的過程中,安倍雖然遇到不少阻礙,但是在這10年中,隨著俄國與中國加強軍事力道,以及北韓在金正恩掌權下逐漸走回核武與飛彈開發之途,日本國民慢慢體認到東亞地區的安保態勢已經再度面臨危機。因此,這次的參議院選舉,也是觀察日本民眾是否改變修憲意願的選舉,結果顯示人民對修憲的支持。

可惜的是,安倍本人無法目睹這次的選舉結果,但無論如何,他當年所提倡的理念,在這10年內已經慢慢潛移默化,成為東亞局勢的新根基。未來,東亞勢必會出現變化,只要各國持續協力,或許能在關鍵時刻度過重重危機。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圖/美聯社)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