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尼羅河船屋歷史悠久 政府下令以開發為由下令拆除

埃及尼羅河畔的船屋有著數百年的歷史,這些船屋曾經是當地富豪金屋藏嬌之處,二戰時期還被英國軍隊徵用為軍營跟運輸武器的工具,但隨著年代久遠,幾經翻修,現在埃及政府為了開發當地,以船屋是汙染尼羅河根源的理由,下達驅離命令,要求拖走、拆除船屋。

方方正正的房子在河裡漂,這是埃及尼羅河畔的獨特風景—船屋。這些船屋不只是一艘船,也是很多人的家,許多老船屋已經走過半個世紀,現在卻面臨政府拆遷的命運。

埃及小說家兼船屋居民阿達夫索埃夫說:「我住在這艘船屋裡,這是我的家,幾天後就有被拆毀的危機,這艘船屋是我的房子,是我兒孫的家,我在這裡住了10年了。」

埃及開羅的船屋歷史至少有數百年,這些由木板、金屬架構而成的船屋,在「鄂圖曼帝國」時期,是達官貴族尋花問柳、金屋藏嬌的去處,在二戰期間,還曾被英國軍隊徵用為臨時軍營跟運輸武器的工具,後來也成為富豪們的第2住所。

這種特殊的居住文化曾多次出現在埃及電影,跟拿到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家「 納吉布馬哈福茲」的作品「尼羅河漂流」中。

在20世紀中期,整條尼羅河上有數百間船屋,將河川映射得金碧輝煌,但隨著時光,船屋老舊腐朽逐一淘汰後,只剩下數10間經過多次翻修的船屋留存,而且多數都是貧窮人家的住所。

現在埃及政府以開發區域為理由,表示這些船屋沒有拿到政府的建造許可,也禁止將船屋當作住宅使用,認為這些船屋汙染了尼羅河,代表不文明的景觀,要求拖走拆卸船屋,並且要船屋居民補繳之前停泊在河畔的費用。

(圖/美聯社)

埃及小說家兼船屋居民阿達夫索埃夫說:「突然之間,我被迫要支付每年6萬埃及鎊的停泊費用,這不是2000到3000埃及鎊而已,我們嘗試(跟當局)談判跟投訴,但卻徒勞無功,所以現在決定訴諸行政法院(處理)。」

這些船屋有不少流傳至今,已經是外籍或當地居民花費畢生資產買下,準備度過下半輩子的住所,但有30多艘船屋居民收到了驅逐令,要求在不到2周內搬遷,不然船屋會被強制拖走拆除。有民眾因此發起連署、請願活動,希望政府收回命令,讓船屋文化變成歷史文化遺產。

船屋居民蓋爾說:「毫無疑問,這間房子是花了很多錢才讓它變成現在的樣子,這不只是花費金錢,真正重要的是還經歷了時間,人類的生活與努力(才造就出來)。」

有批評人士認為,當局「塞西政府」的開發計畫危害城市遺產,並且從上任後就不斷提高船屋停泊許可證,從2013年年繳160埃及鎊,約台幣252元,到2018年需要繳納7萬2000埃及鎊,相當於超過11萬台幣,漲幅達450倍,變相藉此施壓居民放棄船屋生活。這也讓失去船屋的居民,將無處可去。

對此,目前官方回應,把船屋比喻為老舊汽車,認為使用牌照到期吊銷的汽車早該拆解處理,被當成住宅的船屋將會遭到拖離拆除,而當成旅遊景點作業的船屋,才能被留下來。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