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燈造成汙染與災害,傳統文化如何延續?【獨立特派員】

平溪天燈是最具台灣意象代表的活動之一,不過滿天燦爛的天燈,卻可能成為當地民眾的災難。2019年6月新冠疫情爆發前夕,平溪地區所施放的一盞天燈,釀成民宅重大火警,整個屋子三分之二遭到燒毀。當地推廣天燈超過20年的時間,但是隨之而來的火災事故和環境汙染,一直沒有法制化的規範,業者的利益和這個名聞國際的觀光活動,長久以來建立在居民的生命財產安全之上。正視天燈對環境污染及公共安全的挑戰,透過法制規範及落實永續行動方案,才能讓祈福的天燈真正名符其實,不再帶來遺憾。

隨著天燈緩緩升空,人們的願望像是獲得祝福般地越飛越高,直上天際。根據交通部觀光局資料,疫情前的2019年,平溪地區的觀光人數超過700萬人,換算下來,每天有將近2萬名的遊客造訪這座山城。

而究竟有多少天燈起飛,官方沒有統計數字。每天施放的天燈,從數百個到數千個,它們多數燃燒完全後能平安降落,但是總會有幾個失事墜毀,甚至引發火災。

2019年觀光人數最多的那年,6月8號下午,不知是哪家商店賣出的天燈,又不知是哪組遊客施放的願望,飛越了幾百公尺之後,落在了民眾胡維銘的住家屋頂。

來到起火點的二樓,經過新北市消防局鑑定,還在燃燒的天燈,燒到了屋頂上所鋪設的木板和油紙。火勢延著屋頂燒進樓梯間,再向下燒到了一樓。火災當下,胡維銘住院準備進行心導管手術,出院後輪流住在親戚家,一年後回到焦黑的屋子。

「實在是逼不得已,不然哪有人要住這種地方。」胡維銘說,他的孫子因為屋況而畏懼不敢進入,而災後將近三年的時間,他就這樣一直住在焦黑的屋子裡,不僅冬天寒冷,雨天更是得躲雨。

胡維銘的住處曾因天燈引發大火,遭大火肆虐痕跡。(圖/獨立特派員)

永續基金仰賴捐贈,天燈災戶求償無門

天燈所引發的火災事件頻傳,但是新北市消防局回覆,2017年以前查不到天燈引發火災的資料,2017到2021年總共有28件。對此其他受災居民則透露,當地店家向來有壓下事情的習慣,就連自家房子遭受祝融也同樣是供稱電線走火,導致當地消防局處相關資料稀少。

災損事件頻傳,引發當地居民不滿,2018年平溪區公所邀請當地商圈成立天燈永續發展基金,由店家自發性捐贈,作為損害賠償之用。其中又以胡維銘案災損最為嚴重,屋主求償180萬元。

只不過當時臨時委員會的初步審核只有將近80萬,遠低於胡維銘的求償金額,雙方遲遲無法達成共識。到了2019年底,基金只剩下6千多元,隔年疫情爆發,商家不再捐贈。

隨著時間拉長,天燈永續發展基金無法進行賠償,案件也因此擱置。根據平溪區公所資料,至今仍有9件賠償案有待解決,胡維銘也向新北市政府陳情,前後多達15次,但同樣沒有下文。

「這是屬於觀光局的事,但陳情的時候機關卻互相踢皮球。」胡維銘氣憤地說,前任區長更是把公文壓住,拖到調職仍無消無息。當初給予的承諾,也隨著職務調離而消失。

對此平溪區區長曾繁盛說明,兩年來一直都有把胡維銘列在高度關懷對象的範圍。區公所也自認有對受災戶做到照顧的工作,其中包含安遷救助金4萬,急難救助金5千元以及不定期的物資捐助。

永續基金因全仰賴店家捐贈,導致自2019年底就已見底。(圖/獨立特派員)

自治條例問題仍多,義工團體投入救助

為了天燈的永續發展與法制化,新北市議會2021年通過天燈永續發展自治條例,業者所販售的天燈需申請標章,並按數量徵收費用。自治條例仍須走完三讀程序,但是法制化之後,能否溯及既往,以及財源不足的問題,依舊沒有在條例中看到解答。

在整個案子在停擺了將近三年之後,在民意代表的發起下,烘內派出所實物銀行守善義工團至胡維銘家中勘災,討論後續的援建計畫。從勘災到進駐施工,前後只花了短短八天的時間,來自各地的義工,犧牲他們的假日,希望利用週末的時間,完成修繕工程。

整間屋子進行簡易修繕,以防火材質隔間,電線也全部換新。施工第一天,義工團考量到屋主的居住問題,趕在傍晚前將房間完工。烘內派出所實物銀行團長許崇修表示,勘災時看到的破舊屋況讓他十分驚訝,所以希望可以盡快給予胡維銘一個正常生活的地方。

守善義工團總共動員五十位義工,花費三個工作天,讓整個屋子煥然一新。一群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只花了半個月的時間,提供受災戶最實質的協助。也讓胡維銘感動的說:「要好好感謝人家」。

守善義工團花費三天時間,替原本破舊的房屋完成重新裝修。(圖/獨立特派員)

環境問題逐漸受到重視,永續天燈成發展新可能

從天而降的天燈,掛滿了山區、河谷,是平溪地區之前常見的景象。以往元宵節過後,整個山谷呢好像歷經一場大劫,需要勞動許多清潔隊才能完全回收。而近來環境汙染的問題,也開始受到部分遊客的重視。

天燈作為平溪的特色文化,推廣超過20個年頭,政府和業者的配套,只是雇用當地居民撿拾天燈殘骸,不見更積極的作為。反倒是民間團體文化銀行,在2016年與當地師傅合作,研發出一款永續天燈,提出可能的解方。

天燈師傅林國和向《獨立特派員》展示永續天燈的特別設計底座,底座有別於以往的鐵絲採用紙漿構成,能透過紙漿密度,設計出自動燃燒的時間,最終於空中飛行時連同天燈一同燃燒完畢。

保留了傳統意涵、改善材質,永續天燈一樣乘載著人們的願望升空。只不過因為售價比傳統天燈高出一倍,不只影響消費者購買意願,對當地製作天燈的業者來說,也有利益競爭的問題,目前在市場中仍屬於非常小眾的商品。

隨著疫情逐步解封,天燈滿天飛的景象,將再現山城的天空。還沒通過的法制規範,懸而未決的災害賠償和環境汙染,當天燈再度起飛時,請小心安全。

(※ 婁雅君 羅盛達 賴振元 袁宏書/採訪報導)

全台敬老金大調查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