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罰、勝利至上迷思嚴重 日本兒童柔道賽停辦

日本是柔道之鄉,也是奧運奪牌重點競技項目。不過今年3月,日本柔道聯盟取消一個10到12歲菁英選手組別的全國賽,引起震撼,主要是因為教練體罰、家長過度干涉情況日益嚴重。多年來強力排外的南非,柔道則被用來當作讓南非人與難民、移民和平相處的運動,希望一切可以在榻榻米上解決,並結交到好朋友。

當聽到3月的一場兒童全國大賽首度取消,曾經參加過這樣的比賽,如今已經步入中學階段的選手,相當驚訝。

中學生選手福緒表示,「我為今年的小學生感到遺憾,因為比賽已經沒了。」

日本是柔道之鄉,也是奧運奪牌重點項目,取消比賽出現正反兩方激辯,因為不惜一切代價只為了贏的心態、體罰跟勒令減重的壓力,讓日本幼苗一個又一個退出,昔日傳統強權的名聲是否不再響亮,令人國人擔憂。

巴塞隆納奧運柔道銀牌溝口紀子認為,「開始舉辦小學生的比賽之後,我們見到兒童死於柔道意外的案例,這增加危機感。日本贏得很多柔道金牌,但它的死亡意外也特別多,這種情況實在太極端了,你必須對未來有長遠的眼光。」

溝口紀子表示,日本體壇有個陋習,就是教練會體罰孩子,彷彿被打就是被愛,而教練體罰至少可能吊銷教練證,但還有一關,就是不受控制的家長,他們不會考慮到危險性,只希望孩子能贏,甚至比賽中常見到父母跟教練對著裁判大罵。

全日本柔道聯盟主席山下泰裕表示,「孩子們還處於身體成長階段,重要的是培養他們的身體跟靈魂,能有良好的平衡,而不是施加壓力,讓他們不惜一切代價獲勝。」

根據全日本柔道聯盟統計,1983年到2016年間,有121起與柔道有關的死亡通報。2004年以來,日本參加柔道的人數已銳減近一半,大約為12萬人,其中兒童人數減少最多。溝口紀子表示,柔道對日本小孩來說「不好玩」,取消小孩子的比賽看似會讓柔道式微,但應該反向思考,改革之後才會變得更強大。

而柔道對南非來說,則是被用來當作免於排外問題更加嚴重的好運動。

南非柔道和平組織協調員羅伯托奧蘭多表示,「友誼、尊重都是在榻榻米上傳授的東西。」

2008年,南非發生自種族隔離政策結束以來,最嚴重的仇外襲擊事件。在約翰尼斯堡最貧窮、人口最稠密的深膚色人種城鎮之一,亞歷山大當地居民襲擊來自莫三比克、馬拉威和辛巴威的移民,暴力事件擴大蔓延其他城鎮地區,造成60死。

至今排外的仇恨仍在,尤其來自剛果民主共和國、莫三比克、奈及利亞,以及辛巴威的移民首當其衝。於是,有人以柔道當作和平的工具,道場就開在亞歷山大,上個月正式開幕。

柔道教練納加拉表示,「我是剛果人,我是黑人,我們都是非洲人。」

南非柔道和平組織協調員羅伯托奧蘭多表示,「在亞歷山大這樣的地方,有個移民來的教練,一位來自剛果的教練,這是很有意思的,在這個地方,人們可以習慣於將難民看成是為國家帶來技能的人。」

奧蘭多希望,學習柔道,讓人更冷靜、更懂得尊重他人,懂得什麼是和平,學習的過程中,也結識了新朋友。

相關新聞

專題|全台敬老金大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