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三接遷離」水工模型試驗與數值模擬之回應

在公視《有話好說》節目〈三接遷離藻礁?〉的辯論中,多次提到本所協助進行水工模型試驗與數值模擬的部分,作為本計畫主持人,補充說明論點如下。 

第一,正方所引述外推方案漲退潮圖,是「海潮流模擬圖」非「港區波浪模擬」。

此圖是模擬建港前與建港後海潮流的流速與流向,並將兩者套疊。這張圖顯示的是在漲退潮過程中,漲潮速度最快與退潮速度最快的瞬時情境。除了箭頭之外,圖上的色階代表建港前後的速度差異(建港後減去建港前)。在水深13公尺處(大約是北防波堤堤頭)與陸地間的水域,除G1外側、橘黃色處預期流速增加,其他水流方向(箭頭重疊的程度)與流速均未有太明顯變化。

在另一方面,可以看到外廓堤建起後,港內的色階為深藍色(數值上介於-0.6到-0.8 m/s),表示現況此處大約會有0.6到0.8 m/s的流速,而建港後幾近平靜無流。

 

第二,關於正方質疑,環差報告6月的初稿與定稿中所述,G1區的淤積量大幅減少。6 月的結果是一個輸入條件的誤失,當時沒有馬上更正主因是地形變遷試驗才剛開始執行,預計試驗在8月才有結果,因此在定稿版一併修正。相關報告應以定稿版為準。

第三,關於正方質疑僅僅使用少數參數做出來的海流與地形變遷模擬,可信度讓人存疑。

首先,以數值分析海潮流模擬是相當成熟的模擬技術,同時因環評是為了模擬開發案的長期影響,亦符合數值分析適合模擬長時間與大範圍影響的優勢。不過,無論是數值模式或是水工模型試驗,都必須基於現場調查結果,而在這部分,我們也以新竹潮位站與竹圍潮位站的長期水位資料,以及大潭外海水深21公尺的流速測點作流速與潮位的驗證。

在選擇參數時,因海域地形變化的變數很多,因此基於長期的兩次地形變化可以比較肯定該海域的變遷,不受短期不確定因素干擾(颱風、人為介入),經驗上最好有超過10年,但實務上不容易。以此區為例,我們選用民國98至104年資料,是因為在98年前幾年,大潭電廠進出水口防坡堤剛蓋完沒多久,影響還在。另外,波浪條件的參數則是用新竹浮標測站的長期波浪實測統計資料。

此外,正方也質疑數值模擬與水工模型試驗數據不一的情況。一直以來,成大水工所在溫排水擴散或是地形變遷模擬,多是並用兩種方法,所呈現之結果也是兩模式綜合評估的結果。

因為數值模擬儘管在大範圍,長時間的模擬有其優勢,但難以呈現對於鄰近結構物邊界,如防波堤、導流堤、棧橋橋墩等的狀況;反之,水工模型試驗則可以在比例尺夠大的情況下對結構物附近的局部地形變化有較精準模擬。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