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台好國立陶宛】「德不孤,必有鄰」 台立友誼彌足珍貴

波羅的海國家立陶宛,站上抗中前線,先是退出由中國主導的「17+1」合作機制,隨後與台灣展開經貿交流。而在11月18日,以台灣為名的代表處,正式在首都維爾紐斯掛牌運作,這也使得中國與立陶宛關係陷入緊張。不過,在美國與歐盟的支持下,立陶宛無懼中國威脅,堅持自由民主價值,這股友台的力量可望引發骨牌效應,影響其他歐洲國家。

美輪美奐的古老建築,這裡是波羅的海,最古老的中世紀古城。相隔台灣八千多公里外的立陶宛,國土面積達6.53萬平方公里,相當於兩個台灣大,人口卻只有280萬。雖然當地主要信奉天主教,卻能在市區,看見藏傳佛教五色風馬旗飄揚。

導遊說:「這個廣場又被稱作為西藏廣場,住在對岸共和國及維爾紐斯的人,支持西藏爭取自由。」

隔著一座橋,是對岸共和國,有著自己的憲法和國歌,實際上更像一個藝術村,是立陶宛人冷酷外表下,對烏托邦的憧憬,以及浪漫的想像。2001年達賴喇嘛曾經造訪,自此之後,就出現了西藏廣場。

2019年香港發生反送中運動,立陶宛宗教聖地十字架山,卻遭中國遊客破壞,國內開始出現反中聲浪。再加上新冠疫情爆發,及中國在歐洲的地緣政治影響力逐漸擴大,喚起立陶宛曾受到蘇聯鐵幕統治的悲慘記憶。

維爾紐斯市民說:「(中國)對不同國家,做出看似很好的舉動,但對我們來說不見得是有益的。」也有市民表示,他知道台灣和中國之間有些問題,有朝一日想親自去看看。

由中國主導的「中東歐17+1」合作機制,被視為是一帶一路的延伸。不過來自中國的出口及投資承諾,遲遲沒有兌現,甚至藉此干涉歐洲國家政治。

維爾紐斯大學比較政治學副教授古金斯卡斯表示:「國家做的每一個決定,不管是對政治人物或社會來說,大致上是基於如何維持國家安全,對於立陶宛和其他波羅的海國家也是。該怎麼說,很重要的另個關鍵是能否有助於推動民主改革。」

立陶宛國會在2月通過決議,退出「17+1」,同時宣布要在年底,互設代表處,並且將以「台灣」為名。

(圖/外交部)

外交部長吳釗燮表示:「這次我國在立陶宛設立代表處,是繼2003年在斯洛伐克設立代表處之後,睽違18年再度在歐洲國家設立代表處。」

立陶宛宣布將以台灣名義設立代表處之後,激怒中國。中方隨即召回駐立陶宛大使,也要求立陶宛召回其中國大使,這讓雙邊外交關係持續緊張。

兩國關係陷入緊張,中國祭出經濟制裁施壓,但立陶宛對於中國的經濟依賴程度不高,效果有限。同時,立陶宛是北約成員國之一,與美國關係相當緊密。在九月,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會見立陶宛外長,重申對於中國的威脅,美國會堅定不移地支持立陶宛。

歐盟執委會副主席韋斯塔格表示:「歐盟需要加強接觸以確保台灣維護民主、自由和開放的市場,並捍衛歐盟的利益和價值觀,以及確保台灣海峽和平現狀。」

今年十月,歐洲議會以懸殊差距,表決通過「台歐盟政治關係暨合作」(EU-Taiwan Political Relations and Cooperation),內容包含加強台歐雙邊關係,共30多項具體建議。十一月初,歐洲議會有史以來,第一次派出官方代表團抵達台灣,可視為歐盟與台灣關係的一大躍進。

立陶宛代表處籌備小組大使黃鈞耀表示:「美國、歐盟各國,紛紛對於立陶宛跟台灣推動互設代表處,持非常正面的立場。我們只要堅持民主、人權、自由的經濟,我想在全世界我們都可以交到朋友。」

11月18日,駐立陶宛台灣代表處正式掛牌運作,台立關係寫下新里程碑。對此,中國外交部表示強烈不滿,甚至宣布與立國外交關係降為代辦級。

立陶宛外交部長藍斯柏吉斯表示:「我們已經知道中國握有如此多的權力,和強大的經濟實力。只要有政治上的需要,他們只要一拉動繩子,所有人都必須與之同盟,我們不樂見這種情形,也不想要活在這種世界。」

1989年8月23日,是《德蘇互不侵犯條約》簽署50週年,波羅的海三國,立陶宛、拉脫維亞,以及愛沙尼亞,共兩百萬人手牽手,組成一條多達六百多公里的人鏈。唱著國歌,揮舞國旗,向全世界展現追求獨立的決心。當年見證波羅的海之路的世代,如今活躍於政壇。

立陶宛國會友台小組主席馬瑪竇表示:「如果在台灣,民主受到來自中國威脅,我們也同樣受到俄國的壓力,在立陶宛和烏克蘭問題上,這就像是骨牌效應,我們一定要確保台灣、明斯克,或者是世界上其他地方保有民主,因為這也有助於我們的國家安全。」

三十年前,立陶宛人賭上一切爭取獨立;三十年後,他們為了守護民主,不惜付出各種代價。德不孤,必有鄰。在極權勢力打壓下,台立兩國的友誼更加彌足珍貴。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