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發現染疫果農醫生 Delta入侵屏東社區帶來防疫啟示

今年6月,Delta變種病毒首度進到國內社區,出現在台灣南端最狹長的鄉鎮,屏東枋山鄉。在醫療資源相對匱乏的村落裡,面對傳染力強且重症率高的Delta變種病毒,從疫調、安排快篩及打疫苗等,都得跟時間賽跑,不過病毒還是從枋山蔓延到到隔壁的枋寮,枋寮醫院還一度封閉,20多名醫護人員被隔離。我們也專訪到當時發現染疫果農的醫生,屏東這次面對Delta病毒的經驗,對於國內防疫帶來甚麼啟示?帶您深入枋山枋寮,一起了解。

6月26日屏東枋山群聚感染的12名確診者,其中5人基因定序為Delta變種病毒,這是Delta變種病毒首度入侵台灣,全國目光瞬間聚焦平靜的小村落。屏東縣衛生局長施丞貴表示:「要了解社區的群聚感染情況如何,所以很快就在社區建立好幾個篩檢站。」

縣府在當地擴大篩檢,由於Delta變種病毒傳播力更強,縣長潘孟安要求善餘、楓港2村暫停商業活動四天。村長挨家挨戶發放物資,村裡頓時人人自危。

屏東枋山鄉楓港村長林榮吉說:「當然都會怕啊,我甚至回家,我也叫小孩子不要回來,我就一個人住。」

要控制疫情就得搶快,這起傳播鏈的首位確診者白牌車司機,雖立即交出載客名單,但疫調人員卻傻眼,因為名單全是在地人才知道的綽號。

屏東縣枋山衛生所主任戴鳳琴表示:「你是不是哪一天有請某某司機,載你去買東西,他說有,那我們就逐一這樣去拼湊,那就以住址跟綽號,請村幹事慢慢把它拼湊好。」

基層人員長期在地深耕,讓衛生局很快掌握感染源頭跟接觸者。但面對傳染力極高的Delta病毒,出現在人際關係緊密且老年人口多的鄉下,縣府不敢大意,向中央要來1200劑疫苗,讓村民施打,但這時病毒卻早已悄悄傳到隔壁枋寮鄉。

枋寮醫院骨科醫師馬承楊說:「知道說要去住防疫旅館,我打電話給我太太,她馬上就哭了,就是會很擔心。」馬承楊是枋寮確診果農的骨科主治醫師。果農因開刀要做術前檢查,沒想到卻驗出陽性反應,最後馬承楊在內22位枋醫人員遭到隔離。

因群聚案中3位確診者6月中都曾到枋醫看診,枋醫做為地區醫療中心,每天人來人往,縣府只能先關閉醫院急門診。

枋寮醫院院長蘇宜輝表示:「什麼時候重開是一個很大的關鍵,因為醫院是很多人在交叉(往來)的地方。」

枋醫整整關閉16天,在擴大清消、環境監測,及全院人員3度PCR採檢陰性後,縣府才同意恢復營運,而這整個Delta傳播鏈最後止步於17人確診,其中一人病故。

枋寮醫院院長蘇宜輝說:「(還好)能夠守下來,不然的話,不敢想像啦。」要進負壓隔離病房得經過層層關卡,屏東醫院作為專責醫院,當時收治包含枋山嬤一家等共12位Delta確診者,主要使用單株抗體及瑞德西韋等藥物治療。

屏東醫院感染科主任洪子倫醫師表示:「Delta這一株跟其他的病毒株,比較不同的地方是說,它在單株抗體裡面,可能有一些藥物是比較沒有效果的,像是Bamlanivimab這個藥物,可能它對於Delta的病毒株,它就是比較沒有效的。」

但使用單株抗體跟瑞德西韋有著年齡及慢性病史等條件限制,部分未達使用條件的確診者,在本人及家屬同意下,使用清冠一號治療。染疫康復者枋山嬤說:「他(孫子)年輕人比較有抵抗力,(CT值)沒有降下來,也無法升上去,之後也是叫他吃中藥(清冠一號)。」

枋山嬤的孫子是屏醫最後一位出院的確診者,他們一家3人因住在祕魯返台居隔祖孫的隔壁而感染。康復出院後,枋山嬤自認身體比之前更好,但她的同住友人,還有白牌車司機、司機友人卻覺得體力大不如前,司機認為縣府應持續追蹤確診者的健康狀況。染疫康復者白牌車司機說:「出院以後就是安全的,安全的話 ,應該追蹤看看我們身體好不好。」

縣府用短短20天成功清零,讓善餘、楓港再度恢復平靜。除了各項防堵措施,衛生局長施丞貴認為,村落人口結構單純的特性,才能讓縣府精準疫調,但也坦言同樣經驗恐怕難以複製。綜觀這起群聚案,彼此大多是互動密切的親友,也是會不設防脫下口罩相處的對象,顯示出即便是傳染力強的Delta變種病毒,透過戴口罩、遵守個人防護,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防疫措施,還是能發揮關鍵功效。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