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新戰疫」系列報導,今天關注焦點放在彰化。去年1月,彰化出現台灣第一起本土案例,同年2月,白牌車司機成為全台第一起死亡個案,今年又陸續爆發兩波傳播鏈感染。彰化一連串的疫情衝擊,幾乎都沒有前例可循,防疫策略屢次成為全國焦點。像是去年與台大公衛學院合作,展開萬人血清抗體調查,曾因為研究計畫和過程未送人體研究倫理審查委員會,引發風波。究竟從彰化經驗有什麼啟示,一起來了解。

檢驗人員把檢體送上軌道,接著自動推進進入機器內部,全程由機械手臂取樣、PCR檢測。最重要的是,檢測過程需要的人力是以往的一半,效能卻提升了。

彰化秀傳醫院檢驗科組長楊佩玉說:「現在這一台機器來之後,我們大概只要1個人力固定在這裡,就是做前處理上機的動作,大概8個小時可以上到400支左右。」

彰化縣有8家醫院,擁有能大量處理PCR核酸檢測的機器。縣內更有13座PCR實驗室,面對新冠疫情提早重兵部署,一切的緣由得從一年半前說起。

去年1月28日,彰化出現台灣第一起本土案例。同年2月15日,白牌車司機成為全台第一起死亡案例,也是全台首起由本土案例引發的家庭群聚感染。今年5月13日,爆發水果商傳播鏈,共計112人染疫。到了5月下旬,又發生麻將牌咖傳播鏈,前後共有38人確診。

彰化承受一連串的疫情衝擊,幾乎都沒有前例可循,但卻能穩定控制疫情,6月16日就讓確診人數歸零。彰化縣府表示,他們的防疫模式建立在全國最龐大的400人疫調團隊,與精準的廣篩之上。

彰化縣衛生局長葉彥伯說明,「只要他有出現症狀,不管這個症狀是不是新冠肺炎的症狀,我們都要做採檢,所以這是屬於主動監測裡面的一環。那你要建這個監測系統,很重要就是你的PCR量能要夠,我們最高峰一天的PCR檢測量是可以到2500。」

彰化豐安診所院長蔡明忠也說:「彰化縣的疫調從一開始做得非常緊密詳實而且快速,包括社區擴大篩檢。這一方面彰化縣做得是比別的縣市,事實上我個人的感覺是強。」

彰化縣的防疫走出自己的一條路,然而2020年6月11日,衛生局宣布與台大公衛學院合作,展開萬人血清抗體調查。但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先後以「蓋牌說」、啟動政風單位調查、研究計畫和過程未送研究倫理審查委員會審查為由依法開罰。萬人血清抗體調查被迫喊停,在政界、醫界與民間都引發熱議,甚至說彰化縣就是逆時中。

衛福部傳染病防治醫療網中區指揮官黃高彬認為,「因為他有很多是,甚至在居家檢疫都被叫出來,那個萬人血清它的樣本的選擇,是有一點瑕疵。」

不過去年底,台北榮總也以1.4萬個剩餘血液檢體,啟動萬人血清調查。衛福部在今年8月宣布,調查血清抗體陽性盛行率。隨後9月1日台北市也宣布,與台北醫學大學、台大公衛學院合作,將對萬華展開血清抗體研究。這顯示血清抗體調查確實能提供科學數據,可做為疫情防堵策略上的參考。

彰化縣衛生局長葉彥伯說:「中央也把血清抗體的檢測當作疫調的一部分,這個研究結果能夠來幫助我們對疫情多了解,能夠掌握疫情進展,做出更有效率的防疫策略。」

彰化經驗成敗與否,各方觀點或有不同。但在面對新冠Delta病毒株引發的新一波威脅,卻帶出了一項共識:未來的防疫戰場上,台灣恐怕沒有爭論的時間。

台大公衛學院教授詹長權認為,「未來面對Delta,因為它的傳染性、它的致死率都比Alpha還強,所以擴大篩檢的速度跟範圍,都要比現在還來得快還來得寬。檢測量能要提升,所以彰化模式必須進階到下一個版本。」

沒有人想把戰局搞砸,爭論後的反思,將逼迫台灣重新整隊,能不能再次在疫情中繳出亮眼成績單,全世界都在看。

 

|延伸閱讀|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