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勇奪12面獎牌史上最強中華隊 真的是「黃金計畫」建功?

李洋、王齊麟攜手為台灣拿下奧運羽球項目第一面金牌。(圖/美聯社)
2020東京奧運中華隊滿載而歸,拿下二金四銀六銅共12面獎牌,創下自1984年洛杉磯奧運以來,台灣的最佳紀錄——奪牌數比2004雅典奧運二金二銀一銅多出一倍不止,更在7月31日單日拿下羽球男雙金牌、羽球女單銀牌、男子高爾夫銅牌,一天奪牌數堪比過去台灣一整屆奧運的成績,也讓體育署喊出的「史上最強中華隊」,可說是名符其實。

有人說,這屆中華隊成績斐然,是體育署「黃金計畫」建功:2018年起,體育署編列3年共12億經費,為11類運動項目、38位選手量身打造包含教練、防護員、體能訓練師、陪練員等黃金團隊,並提供生理體能、生物力學、運動心理、營養生化等運動科學支援,目標明確瞄準2020東京奧運,最終證明這38位運動員也不負眾望,都拿到奧運門票。

賽事名稱參與席次金牌數銀牌數銅牌數總獎牌數
2000雪梨奧運740145
2004雅典奧運892215
2008北京奧運801124
2012倫敦奧運441012
2016里約奧運581023
2020東京奧運6824612

黃金計畫建功? 是重要角色卻非唯一

人正在東京採訪奧運的資深體育記者陳楷認為,無論參加哪個等級的運動會,前提就是要先拿到參賽門票,也就是「先求有再求好」。加上競技運動人口增加,並講求科學化訓練幫助選手超越極限,也讓踏入奧運大門是一屆比一屆困難,每屆門檻往上提升,在他看來,本屆中華隊兩位男子游泳選手的A標就價值連城。

王冠閎在200公尺蝶式達到東奧參賽資格的A標,因此他能有資格報名100公尺蝶式、100公尺自由式及200公尺自由式,出發前他決定專攻蝶式200公尺及100公尺,最後也證明這個選擇讓他以分組第一,拼進準決賽。

王冠閎在200公尺蝶式預賽取得分組第一。(圖/美聯社)

體育署的黃金計畫,就是想讓越多選手盡可能拿到各項目的門票。這屆台灣取得68席、18個項目的參賽資格,是繼2004雅典奧運89人(含棒球20人、壘球15人)後,最多選手參賽的一屆。

陳楷分析這68張門票,他認為該拿的我們全拿好拿滿,甚至有所突破。「跆拳道是我們的強項,從示範賽到正式賽,我們至少都一面獎牌,所以這就要拼滿額。還好羅嘉翎驚險拿到資格,才有後面那面銅牌。有些是零的突破,像輕艇有張筑涵取得外卡資格,但有些也就沒有人了,例如帆船前三屆有張浩,但這屆就從一變成零。」

網路媒體Vamos Sports翊起運動共同創辦人徐裴翊認為,當時離奧運只剩兩年,也還不知道會發生COVID-19疫情,「黃金計畫」是政府選擇幫台灣世界級的菁英選手推一把。「因為這些選手很明顯已經不是中階選手,是已經到頂了,他們需要什麼幫助,已經十分明確。」

「體操選手就跟我說,黃金計畫幫助滿大的,因為每個專項需要的運科及防護員需求就有不同。」不過她認為,或許可以說黃金計畫確實扮演重要推手角色,但絕不是成功的唯一原因。

徐裴翊舉郭婞淳為例,早在2014年仁川亞運前,郭婞淳在女子舉重59公斤量級的表現就已經被認為:金牌到手指日可待,後來也證明,從2017年世大運破紀錄奪金,到今年四月在烏茲別克的亞錦賽再破紀錄,郭婞淳的能力早已強到讓其他國家選擇跳過這個量級,避其鋒芒。

運動員能成功得牌絕不是只靠天賦,一流的人能維持巔峰,後面總是有百萬倍旁人看不見的努力。正如郭婞淳每每獲獎時,總不忘感謝長期陪伴她訓練的恩師林敬能,以及體能訓練師、防護員等多人組成的團隊。

如賽前各界預期,世界紀錄保持人郭婞淳順利奪金。(圖/美聯社)

羽球金加銀 奪牌早有望並不邊緣

包括羽球男雙麟洋配、女單戴資穎,以及男子高爾夫潘政琮在內,本屆中華隊在許多項目得到史上第一面獎牌,網路上有人開玩笑地說,是因為台灣這次沒有出戰棒球賽,才讓大家「發現」,原來其他賽事也很精彩。不過徐裴翊多年觀察下來,台灣許多運動都有在持續發展,只是媒體關注程度不同,才讓民眾容易忽略棒球以外的「冷門」運動。

「其實台灣的羽球從很早就被關注拿牌,早期有女雙程文欣與簡毓瑾被認為有機會奪牌,所以麟洋配他們不是意料之外,是原本就被期待。」

徐裴翊分析,奧運是短期賽事,像這類對決形態的比賽能否拿牌,就看選手狀態調整和臨場發揮,當然運氣也是一項因素。「依瑟儂很強,但八強她先遇到我們的戴資穎,那也沒辦法,八強就掰掰。」

戴資穎在東京奧運女子單打項目拿到銀牌,也是她的第一面奧運獎牌。(美聯社提供)

家長觀念改變 助下一代往競技運動發展

「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觀念逐漸改變,以桌球混雙銅牌得主林昀儒為例,他從小學習桌球,家裡更曾自費聘請中國籍教練指導。徐裴翊也說,曾拍過一位網球潛力小將,國小畢業後家人直接送美國,專門訓練打網球。

「每次奧運只要有好成績,這項運動就會被關注,想來學的人就會多一些,跆拳道就是最好的例子。」徐裴翊這樣說道。

不過也有一個現實問題,運動員也是得吃飯的,如果成績不夠好到讓國家資助又該怎麼辦?

陳楷直接點出現實面:「台灣有一個情況,運動能力很好的小選手,最後可能都進了棒球隊。我舉個例子,林哲瑄父親是田徑選手與教練,他自己從國小到高中都是全校短跑冠軍,但是他選擇棒球,因為可以打職棒。但如果林哲瑄去練田徑,我相信應該也會有很好的成績。不過職棒每天都打,但奧運才四年一次。」

林昀儒在桌球男子團體戰出賽。(圖/美聯社)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