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經濟雙重壓力 西班牙千禧世代逃離城市

北半球秋冬以來疫情延燒,許多國家又重回宵禁封城的惡夢。疫情嚴峻的西班牙,在1980到1990年代出生的「千禧世代」備受衝擊,當中不少人原本在大都市打拼,但因為封城禁令只能窩在家裡;高房價和景氣低迷,讓他們有了搬離大都市的念頭。

31歲的艾爾珂蕾雅,正在把書籍用品和各種家當裝箱,看得出來她準備搬家;而搬家的理由不是換工作也不是要結婚,而是要逃離馬德里這個讓人喘不過氣的經濟與社會環境。

電玩業通訊工程師伊涅思艾爾珂蕾雅說:「搬離馬德里,是不想面對防疫管制帶來的不確定性,至少要找個地方可以好好規劃未來一星期的生活。」

艾爾珂蕾雅原本為了上班方便,在馬德里租了個小公寓,一旦封城禁令擴大實施,她只能待在這個侷促的小空間裡,和飼養的兩隻貓咪大眼瞪小眼。新家位在離馬德里不遠的托雷多,搭車1到1個半小時可以抵達;更重要的是,新家的房租只有馬德里的一半,空間卻有兩倍大,還有屋頂陽台可以享受陽光。

像她這樣的青壯年,在西班牙算是所謂的千禧世代,2008到2009年的金融海嘯期間,他們不到20歲就要面對超過百分之50的失業率。好不容易熬過這段黑暗期,西班牙經濟稍有起色,又遇上狀況多變的新型冠狀病毒,景氣再度陷入低潮不說,防疫管制讓他們無法在工作之餘,走到戶外放鬆身心。

太陽能企業工程師亞歷山卓狄亞茲認為,「封城期間我們被迫在家遠距工作,讓我去思考很多事情。其中之一就是搬離馬德里,這樣我就可以有分離的空間,把工作和個人生活分清楚。」

艾爾珂蕾雅跟狄亞茲並不是特例,而是西班牙千禧世代中具有代表性的例子。路透社報導指出,馬德里市區的分租公寓,年輕上班族和學生是房客的大宗,但在疫情肆虐下,經濟狀況惡化讓更多年輕人付不起房租,紛紛搬到附近郊區或小鎮。從今年3月到10月,馬德里的分租公寓空房率大漲超過百分之200;第二大城巴塞隆納,同一期間的空房率也成為兩倍。

房地產與建築業者就說,即使收入較高、自己有房子的上班族,也受不了大都市的擁擠和防疫管制帶來的不便,先後像逃難似的離開馬德里等都會區。
 
而建商近來接到的建案,很多都是郊區的透天厝,即使面對封城禁令,至少還可以在自家院子裡活動筋骨、放鬆心情。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