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政窘迫、醫療體系崩 烏克蘭陷防疫困境 | 公視新聞網 PNN

財政窘迫、醫療體系崩 烏克蘭陷防疫困境

烏克蘭到11號為止,有15000多人確診,408人死亡。有美聯社記者報導,烏克蘭財政窘迫、醫療體系崩潰,還有前線的醫療人員所面臨的種種困境。

烏克蘭基里斯耶地區這座墓園,這一天下葬的是一名71歲死於新冠病毒的老人。新冠病毒死者家屬穆西卡說:「第二天的時候他沒辦法呼吸,他被送到了加護病房,他需要呼吸器。突然在我們醫院發現了一台,但壞了沒辦法用,另一個是給一位醫生用。」

多年來貪腐的政體,財政早就千瘡百孔,再加上與東部親俄勢力長達六年的戰火拖累下,遇上疫病來襲,烏克蘭根本沒有多少銀彈可以抵擋。在治療重症病患的加護病房,醫護人員是穿著自製的防護衣、腳綁著垃圾袋進行治療。

政府為了挽救殘破的國庫所進行的撙節措施,其中之一就是醫療體系的改革,人事與水電費用項目的補助金遭大幅刪減。上個月開始實施的第二階段改革,更是讓所剩無幾的政府經費見底。澤倫斯基政府估算如此一來將必須關閉三百多所醫院,五萬名醫療人員失業。新冠疫情肆虐,醫療體系正缺人的時候,這樣的發展注定了疫情沒有最慘,只有更慘。
 
西部的波切耶夫,全市找不到一名感染科醫師,一位離職,另一位染疫病倒。小兒麻醉科醫生維特維斯基說:「應該每3位病人就有1名醫生,我們是1名醫生要照顧16位病人,白天班1位,晚班1位。」

全國各地的醫療工作人員為了抗議改革,舉行遊行示威,甚至還有一些醫院主管以絕食表達不滿。小兒麻醉科醫生維特維斯基表示,「許多人一聽到咳嗽聲就跑得遠遠的,另外有些人是埋頭苦幹,因為他們知道他們需要幫助民眾。我們根本沒有口罩,沒有人想在這個部門工作,我答應在這裡工作擔任主管,我是一名小兒麻醉醫生,這裡是唯一我能夠工作賺錢的地方。烏克蘭的薪水很低,我的月薪是4000UAH(4481新台幣)。」

捷爾諾波爾地區醫院,負責屍剖的病理學專家,因為太平間沒有空調與水的過濾系統,無奈只能在醫院後方的空地工作,就連他們身上所穿的黃色防護衣,都是一名製鞋業的友人縫製給他們的。

1589285396c.jpg
(圖/美聯社)

相關新聞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