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民獵穿山甲判刑確定 最高檢提非常上訴


屏東有一名原住民用陷阱捕獲保育類穿山甲,被警察發現,一度被依違反野生動物保育法判刑確定,但最高檢認為原住民的狩獵自用,應該受原住民基本法保障,提起非常上訴,而在上個月屏東地院更審,改判無罪,全案還可上訴。

背著獵物下山,屏東春日鄉的彭姓原住民自小跟著長輩學習打獵,但106年他用陷阱捕獲一隻穿山甲,被警察發現,屏東法院將他依違反野生動物保育法,判處6個月有期徒刑定讞,最高法院認為適用法令有誤,發回更審,又改判無罪。

屏東地方法院審判長楊宗翰表示,「原住民族基本法是在野生動物保育法之後修正,且原住民族基本法已將自用行為列為非屬非法之行為,又原民會及農委會也認為自用之行為,非屬非法之行為。」

被告是106年被起訴,屏東地院審理後在107年判處6個月有期徒刑,得易科罰金,因沒在期限內上訴,全案定讞,不過最高檢察署發現,認為原住民族基本法允許基於自用獵捕保育動物,提起非常上訴。被告得知獲判無罪,也覺得當初被送法辦,無辜又無助。彭姓被告說,「(原本)只是去採野菜,我叔叔就跟我講說這是動物的獸徑,他就說放看看,我們在回程順便巡那個陷阱,就看到有中啊,我們家裡人也不懂法律,我自己也搞不清楚。」

被告表示,當初四處籌錢,才付得出刑期易科罰金的18萬元,並且很長時間不敢再上山狩獵,很高興最後原住民的狩獵文化受到保障。律師也告知,若檢方沒再上訴,就可以領回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