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慶男3200萬交保 海科館弊案再遭聲押

慶富公司董事長陳慶男因為涉入獵雷艦詐貸案,被羈押9個月後,原本今天上午高雄地院裁定以3200萬交保,但就在辦理離開手續時,高雄地檢署又以他旗下子公司承包基隆海科館BOT案,涉嫌詐貸3億元為由,將他帶回偵訊,訊後檢察官認定他有逃亡串證之虞,向法院聲請羈押禁見。

一天到派出所簽到2次,手機不關機、限制住居,慶富公司董事長陳慶男在獵雷艦涉詐案遭羈押9個月後,高雄地院同意他以3200萬交保,但陳慶男在看守所辦理離開手續時,收到高雄地檢署的傳票,以他旗下子公司承包基隆海科館BOT案也涉嫌以跟獵雷艦案相同手法,向5間聯貸銀行詐貸3億元,將他傳喚到案。

高雄地檢署襄閱主任檢察官 葛光輝表示,「(陳姓負責人)明明知道104年、105年間興建工程進度是大幅落後,竟然先後3次指示慶陽海洋公司的員工,來製作不實的工程進度圖以及證明書,供建築師事務所人員簽核以後,再由該公司持不實的文件,向連貸銀行來申請核撥工程款,致銀行陷於錯誤,一共核撥了工程新台幣3億餘元。」

檢方表示,去年2月陳慶男在看守所時,就曾提訊,25日上午是因為檢察官掌握新事證,才會傳喚,訊後認為陳慶男涉嫌重大也有串證之虞,向法院聲請羈押。

律師 陳克譽分析,「在另外一個案件當中,他可能還在偵查當中,偵查當中還沒有收集完證據,如果讓他離開看守所,可能會有相對應的串滅證的問題,甚至於也會有逃亡的疑慮,所以他(檢察官)一樣還是可以,在另外的案件當中向法院去聲請羈押。」

法界人士推估,陳慶男可能因有逃亡之虞,聲押獲准。只是獵雷艦還沒審結,基隆海生館的BOT工程也因為慶富的官司全面停擺,雖然前年由教育部強制接管,但基於跟慶富子公司的合約爭議,目前沒其他業者有意投資,海科館正在尋求解套辦法,希望先解決合約問題,才能重新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