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少年海上漂流49天 捕魚維生終獲救

印尼一名在海上捕漁屋工作的十九歲少年,因強風吹斷固定木伐的繩索,讓他從蘇拉威西島北部海域,一路漂流到關島外海,1920公里的距離,整整49天。這些天他就靠捕魚和喝海水,活了下來。

阿迪朗十六歲起就從事世界上最寂寞的工作,一個人在距離北蘇拉威西島125公里遠的海上捕魚屋,晚上點亮燈火吸引漁群聚集撈捕,賺取一個月大約一百三十美元的微薄薪資。七月十四號捕魚屋固定木伐的繩索,遭強風吹斷,他開始在海上漂流,一直到八月三十一號,在關島外海被一艘二度回頭的巴拿馬籍貨輪救上船,他的苦難才告一段落。

二十五號阿迪朗在家中接受媒體的訪問,講述這四十九天的海上漂流,他是怎麼活下來的。

「我用來捕漁的木伐斷了之後,我還有大約一個星期的水可以喝,然後我喝浸在海水的衣服擠出來的水,因為海水沒辦法直接飲用。」阿迪朗說。

阿迪朗表示這四十九天的海上漂流,他記不清楚有多少船從他眼前開過去,沒有一艘注意到他的存在,他也曾因為害怕腦海浮現自殺的傻念頭,是靠閱讀聖經以及唱聖歌渡過難關。

上個月三十一號他看到巴拿馬貨輪經過,大力揮舞呼喊沒被注意,他立刻用手邊的太陽能收音機發送訊號,才引起船長的注意。獲救後在關島海岸巡防隊的協助下,九月七號隨船抵達日本,八號由印尼領事館官員陪同下回到家鄉。這已經是阿迪朗第三次遭遇漂流意外,歷劫歸來後他表示不想再回到捕魚屋工作了。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