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跟蹤騷擾法》 上路1年多未見成效

南韓首爾地鐵新堂站的一名女性站務員,因為檢舉男同事在廁所設置針孔攝影機,遭到對方多年跟蹤騷擾,9月這位男性在法院一審判決前一天,將女站務員刺死。法院判處兇手9年有期徒刑。但這起事件也曝露,當地剛上路一年多的《跟蹤騷擾法》存在漏洞。

花朵擺滿地鐵走道,連儂牆上貼滿悼念紙條,祈禱每位女性平安無事。今年9月,南韓一名女站務員在地鐵新堂站遭殺害,兇手是跟蹤騷擾她多年,且已經被停職男同事,透過公司系統鎖定女子所在位置,在騷擾案件判決出來前夕痛下狠手,而南韓類似的跟蹤騷擾事件不只這一樁。

跟蹤騷擾事件受害女性說道,「我告訴過他不要跟著我,但他還是出現在我工作的地方,還一直打電話給我。」

大學生金藝恩指出,「每當我看到牆上有小洞就會感到很害怕,擔心那裡會不會有什麼(偷拍)。」

去年10月南韓《跟蹤騷擾法》上路,明確規範出像是持續性的接近或攔阻,在住家、工作場所等待或監視,或利用各種媒介試圖聯絡、發送消息,都屬於犯罪,加害者罰則也調整到最高3年有期徒刑,持武器跟蹤者最高5年徒刑。但翻開數據一看,雖然這一年來跟蹤案件報案率增加,警方也被賦予更多權限保護被害人,逮捕率卻不到5%。

跟蹤騷擾事件受害女性表示,「最讓我害怕的是,如果對方發現我訴諸法律,那我就得擔憂後果,在提告之前必須想清楚。」

弘益大學法律系教授趙熙景提及,「我們最需要的是真正有效且能實際執行的措施以保護被害者,像是針對加害者訂出更長的禁止接觸令,以及提高警方的應變處理速度。更重要的是,我們需要重新教育執法人員,像是基層警察、法官和檢察官,讓他們意識到跟蹤行為是多麼嚴重的事情。」

儘管有關部門不願意將新堂地鐵殺人案與仇女犯罪連結,近年南韓女性遭偷拍、騷擾,甚至殺害的事件卻層出不窮。根據南韓警察廳過去一年的數據,有71.7%的跟蹤騷擾案件為男性攻擊女性,58.6%涉及前親密伴侶,性別暴力成為急需解決的社會問題。

南韓共同民主黨國會議員鄭春淑表示,「直到現今還是有很多人不認為,跟蹤是應被法律制裁的犯罪行為,單純覺得是男性和女性在認知上存在差異,這樣的誤解導致南韓耗費很長的時間,才制定出《跟蹤騷擾法》。」

儘管目前《跟蹤騷擾法》已經上路,卻還需要媒體和學校教育一點一點地改變大眾的價值觀,並搭配更完善的受害者保護措施,讓南韓跟上國際社會的腳步。

趙熙景指出,「(英國)通過另外兩條法律,其中一條專門保護受害者,另一個則授權保護機關職權,核可警方和檢察廳合作,提供實際可行的方法給受害者。像是庇護中心或是讓受害者在有需要的情況下,可以直接換工作或學校,並且隱匿個人訊息。」

2020年加拿大發生青少年殺害按摩店女性的案件,促使安全情報局把性別仇恨引發的暴力犯罪,列為違反國家安全的恐怖主義行為。反觀南韓,職場漠視性平,社會對性別議題呈現極端對立,新堂地鐵殺人案恐怕只是性別暴力問題的冰山一角。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