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害戲路斷 傳統戲演員猶著兼差辛苦度日

雖然國內疫情穩定,毋過真濟民間的活動猶是受著影響。親像歌仔戲,大日時仔本底愛拆棚;疫情過後,宮廟請戲的意願煞無懸,戲路差不多恢復六成爾爾。甚至有的人早就轉途做別項,致使戲班浮戲出來煞調無跤數。

中晝佇後台無閒化妝,周暘拄才對高雄拚來台南玉井,其實伊暗班才做煞,歇睏一下就準備下晡欲演出。

八仙歌劇團演員周暘:「阮做戲譬如講,阮九點十點就煞,九點十點煞,物件收收轉去。我若會赴,我就上十二點,若袂赴就上一點的。」

除了是歌仔戲演員,伊一冬前開始佇大賣場兼差做收錢人員,雖罔這馬疫情轉和,伊無想欲放棄賣場的工課。

八仙歌劇團演員周暘:「疫情猶未完全消落來,所以人嘛是會驚。而且這馬請戲的,廟有時陣嘛是會因為疫情的關係,就無請戲。」

陳子騰是明華園星字團後場的樂師,伊仝款有另外一个工課,咧走計程車。疫情期間,伊閣捌去駛貨車送南北貨,度過無戲通做的三個月了後,伊決定倒轉來這途。

明華園星字團樂師陳子騰:「三個月做了其實蓋有心得,頭家嘛是有意思欲共阮繼續留。毋過咱實在是對咱的本行,咱老本行實在傷過熱愛,阮佮意這種生活。」

陳子騰講,伊毋但做歌仔戲,嘛會接其他的演出,加上兼差,生活閣會當過,毋過同行有人決定轉業。

明華園星字團樂師陳子騰:「就我知影大概有兩个吧(樂師)。伊入去職場了後就無轉來矣。」

八仙歌劇團團長周奕芳:「有的演員就是為著生活,愛去揣工課,揣一寡臨時工、工地的,無就是做人清潔的。有的就是直接食頭路矣,伊就直接食頭路,就無出來做戲矣。」

八仙歌劇團嘛就有三四位團員,佇疫情期間轉業, 劇團欠人,就愛靠別團支援,其實七月底三級警戒解封了後,真濟劇團到今才恢復六成演出,毋過經過這波疫情,更加體會做戲無穩定,逐家攏誠珍惜,有戲通演的日子。

相關新聞

專題|全台敬老金大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