鑽研mRNA療法長達40年 美國科學家吐氣揚眉

輝瑞和莫德納的新冠病毒疫苗,先後獲得西方國家批准施打,也讓疫情看見曙光。而這項成果背後,有著不為人知的故事。學者卡利科鑽研這兩支疫苗的基礎「mRNA」療法,苦坐40年的冷板凳,現在獲得遲來的肯定;有人還認為,和他共同研究的夥伴魏茲曼的研究,足以獲得諾貝爾獎。

匈牙利裔美國科學家卡利科,鑽研mRNA療法長達40年,如今終於因為以mRNA為基礎的輝瑞與莫德納兩家新冠病毒疫苗研發成功,為黑暗疫情帶來曙光,而揚眉吐氣。
 
她透過視訊訪談,強調支持科學研究的重要性。

mRNA療法研發者卡利科說:「科學需要在各層面獲得支持,因為你不知道哪一種會,我從來沒想到,當我們申請專利時,我們也沒打算申請,但人家說不申請,就不會有人去發展它。」
 
卡利科1970年代就在匈牙利開始研究mRNA,也就是信使核醣核酸,用它來告訴細胞應該製造哪一種蛋白質,讓正確的蛋白質幫助修復像是中風後的腦損傷,或癌症等疾病。
 
為了爭取更多研究機會與經費,更舉家搬到美國,幾乎整個90年代都在寫各種研究計畫,爭取經費;但mRNA療法在當時被視為太激進,一路受挫,原本要升賓州大學教授的夢想也破滅。

mRNA療法研發者卡利科說:「我本來準備要升職的,他們卻把我降職,希望我會憤而離開。」

卡利科在人生低潮咬牙堅持研究,後來遇到免疫專家前同事魏茲曼,共同開發mRNA在生醫領域的應用,也遇見伯樂——莫德納生技共同創辦人之一的羅西。肯定這項研究值得拿到諾貝爾獎而持續推動,如今終於見到mRNA新冠疫苗開花結果。

mRNA療法研發者卡利科表示,「我(已故)的母親總是會注意誰得了諾貝爾獎,她期待著聽見我的名字被報出來。我總是笑她,還說:『媽,我這輩子一次都申請不到國家衛生研究院的補助,我怎麼會,我這個無名小卒。』」

卡利科現在是輝瑞疫苗合作研發對象,德國生技公司BNT的資深副總裁。雖然65歲仍然醉心於研究,周末也常工作,執著與熱情讓人欽佩。
 

相關新聞